陶傑 – 理性

梁特府的一個政制大陸事務局長忽然義憤填膺表態,宣稱「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只是在鴉片戰爭後由英國佔領。

這一點,誰都知道。局長的月薪三十萬,其職責如果是指陳「阿媽係女人」,而且不斷重複,那麼三十萬月薪的工作,用一個在上環拾紙皮的八十歲阿婆,只要驗明無老人痴呆症,該阿婆也可以出任梁班子的局長。

香港本來確實是中國領土,但一八四二年開始,即逐步由英國合法佔領而管治,直到一九九七年中。這段期間之內,香港和至少九龍界限街以南,皆不是中國領土。

以上字句,是不涉任何「民族感情」、基於歷史事實之客觀陳述。以事實為據之客觀陳述,就是今日特府官員時時講的「理性」了。而歷史學,就是一科理性的學術。

中國人講到這一樣,一定喧嘩叫嚷:不對,割讓香港,基於鴉片戰爭之後的「不平等條約」。

但是,由法律和理性的角度,世界上只有「有效的條約」和「失效的條約」。一項條約,簽了就是簽了,其平等不平等,是簽約其中一方的主觀情緒感受。譬如,法律保障所有人的私有財產,法律規定欠了銀行的錢要還。我很窮,我剛向財務公司借了十釐息的一筆錢買房子,三個月後我失業了,還不起錢,財務公司沒收我的房子,我要露宿街頭。我不可以說,跨國的財務公司,船堅炮利、財雄勢大,借貸的協議,以大欺小,絕不平等。不可以。你不還錢,要上法庭,像亞洲電視不付員工薪水,也要上法庭。法庭官裁決的是合法不合法,不理會哪方平等不平等。

理性就是客觀。譬如癌症:在一個西醫的眼中,癌細胞就是癌細胞。當然,多愁善感的你,可以寫一篇文章:「啊,癌症,你這個惡魔,你奪走了幾多純潔如天使般的生命?」但這不是醫學的語文,這種文字,留給詩人。

理性的人,不輕易由情緒支配,尤其是廉價的集體亢奮。讓他們去人來瘋好了。當你四周漸多這類狂躁而喧跳的生物,你要記住,你是文明的人。而當你發現一個曾經由英國人訓練過的,也變成了這個樣子,想起美國劇作家尤金奧尼的「犀牛」,你必不動聲色。畢竟,人性是脆弱的。

陶傑
2014-12-20

Reference: 理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