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點錯主教

西方的文化品牌,在遠東小農社會推銷,最重要是找對代理人。

在西方殖民史與人類學上,代理人又稱買辦,通常由本地受過教育的土著出任,因為買辦代理,必須溝通。代理人不要像中國找特首一樣亂欽點,譬如,英美煙草公司的萬寶路,要找香港代理,香港的代理人,只可以對市場說,吸煙是成功人士象徵,吸煙好有型,而不可以對市場說,吸煙危害健康。

英國聖公會,雖然是十六世紀英王亨利八世因為包了二奶,進而「分裂祖國」,從不准離婚的梵蒂岡獨立拆出來的異端,五百年來因為「英國」,在香港和海外還算品牌。

但不知何故,英國人委任白人港督,從砵甸乍到肥彭,位位都上得桌面,但聖公會在香港的主教,一旦「炎黃子孫」起來,很快就出事。

香港聖公會的主教大罵爭普選的香港人「為什麼要發這麼多聲」,要求「做等待屠宰的羔羊」,而且要有「分析力」,遭到香港基督徒和有識之士痛罵。教會聲稱只是講道「幽默」。

我討厭政治,但喜歡邏輯常識。首先,聖經裏的耶穌──如果歷史上真有此人──就是向羅馬帝國「發聲」,才被羅馬定以「尋釁滋事」罪,判釘十字架的。

不錯,耶穌背十字架走向髑髏山時,確實一言不發,「像羔羊走向屠場」,如果主教認為,香港的前景,有如一九三七年的南京,將會是一場殺戮之局,香港人要乖乖待屠,那麼一九三七年日軍進入南京那三十萬──哈,如果真有這個數字,一定都是基督徒。

宣傳宗教,最緊要叫人閉上眼睛盲信,主教卻說香港人沒有「分析力」。他不知道,如果一「分析」,耶穌在水上行走,違反物理定律;耶穌用手觸摸,盲人就看得見,違反醫學常識;耶穌五餅二魚,據說餵飽了上千人,違反算術。一「分析」起來,四大福音,純屬胡扯。

信仰是感性的,「分析」卻是理性的。所以哲學家羅素,一「分析」之下,就發表了二十世紀影響西方最大的論著「為什麼我不是基督徒」,香港人不妨響應主教呼籲,讀一讀羅素──聖公會是英國的,羅素也是英國的,正如碧咸、占士邦、正夏季大減價的倫敦哈勞百貨公司,也都是英國的,英國的一定好。

除了偶爾欽點錯了總代理。但是,即使耶穌也收錯了猶大做門徒,老虎都有瞌眼瞓嘛。

陶傑
2014-07-10

Reference: 點錯主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