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父與子

德國政府準備將史圖加市的機場新命名為「隆美爾機場」,引起爭議。

隆美爾又名「沙漠之狐」,是納粹名將,在北非與盟國展開沙漠的坦克戰。隆美爾是納粹時代軍事技藝最精的將軍之一,布局精密,用兵神妙,而且性格並不如納粹其他人如戈林、希姆萊之殘暴,專心打仗,其餘少管,所以連英國的蒙哥馬利也有惺惜之感。

機場改名隆美爾,不是紀念這個將軍,而是隆美爾的兒子。

隆美爾將軍的兒子長大後,當了史圖加的市長,長達二十二年。十四歲那年,他加入過納粹空軍,而且還想參加納粹的青年近衛軍團,但父親反對。

隆美爾沒有活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一九四四年七月,德國將領史圖芬堡企圖暗殺希特拉,將炸彈皮包放在指揮部的長桌下,沒有成功。叛黨一網成擒,隆美爾被指參與圖謀。希特拉本來極為欣賞隆美爾的才華,希特拉處決了史圖芬堡,但着令隆美爾服氰化鉀自盡,類似中國皇帝的賜死。

有一種說法,指隆美爾參與行刺計劃,是盟國的間諜故意放出來的,挑撥成功,終於假手希特拉為盟國除去戰場上此一幾乎無敵的對手。隆美爾在家中被帶走時,兒子跟父親最後擁抱,從此父親沒有再回來。父親出事後,小隆美爾被空軍開除,但他「愛國」心切──記住,在那時候,叫做愛國──轉投後備軍,幾個月後退任,被佔領的法軍逮捕成為戰俘。

小隆美爾後來成為蒙哥馬利和美國鐵血將軍巴頓的好朋友。對於昔日戰場敵手的兒子,蒙哥馬利和巴頓提攜照顧,他們知道隆美爾跟希特拉不是同一夥,或者離間之說,確有其事,感到有點內疚。小隆美爾後來很爭氣,讀書用功,反省納粹罪惡,在冷戰之中,成為捍衛自由的政治家。退休之後,整理亡父的日記和書信,為父親的一段歷史作證。

只是作證,不是要「平反」,因為納粹的罪惡,隆美爾雖然人性猶存,還是參與了。

小隆美爾去年秋天逝世,年八十四歲,歐美哀悼。殘酷的「愛國」政治,血腥的戰爭,毀掉了一對優秀的父子。在一個愚昧的世代,因希做了炮灰的德國人,有成千上萬的精英,只因為聽信了一個撒旦化身的號召。

陶傑
2014-05-27

Reference: 父與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