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第三世界霸權

中國土豪企圖收購法國南部古堡酒莊,坐直升機巡視其即將擁有的「領土」時,不幸直升機墜毀,父子斃命。

本來是一宗小小意外。但是死者親屬請來一群和尚,在法國古堡舉行「超渡」。

法國是天主教國家。法國南部的建築,都是二百年的莊園小石屋,藍天白雲,山嶺田園,是畢沙羅(Pissaro)或西斯里(Sisley)的印象派油畫畫面。忽然冒出一群中國和尚,燒香敲鑼鈸,播出大悲咒,唸唸有詞的在人家的古堡裏做一場法事,這種場景,或許叫做「文化多元」(Multiculturalism),但是在唯美主義者眼中,畫面詭異莫名。

德國總理麥克萊夫人宣佈:「文化多元」在歐洲已經徹底失敗。太多非歐洲文明的外來移民,來到歐洲,揮霍着當地政府提供的社會福利,或者炫耀着財富,拒絕融入歐洲的文化主流,正在腐蝕西方的價值觀。

巴黎、阿姆斯特丹、羅馬,大量非歐洲移民以「文化多元」為藉口,在歐洲聚眾講自己的語言,行自己的風俗,堅持不一樣的信仰,譬如巴黎的阿拉伯裔移民,要在清真寺裏殺羊,一地的腥血,巴黎警方制止,阿拉伯人抗議,說是「歧視」和「打壓多元文化」。

但是歐洲的「多元文化」,不是鼓勵非歐洲移民建清真寺和唐人街,而是希望這些外來移民,融入歐洲的文化主流。「融入主流」(Integration into mainstream)是容納新移民的首要條件;你來了歐洲,女人不要在公共場合戴面紗,因為歐洲人認為女人戴面紗是壓迫女權的體現,(中東不是這樣認為,不要緊,但女人來到歐洲定居,是非的標準,由歐洲文化主流來審定,不是阿拉伯人)。同理,法國是羅馬天主教國家,只尊耶和華為真神,正如中國人只尊毛澤東為真神。中國不會在北京包容一場法輪功的聚會,為什麼法國南部要「包容」一群和尚唸經?

所謂「文化包容」,是第三世界民族的強盜單程路邏輯:只准他們任意以「家庭團聚」的理由,進你家白吃白住,你一有異議,就是「歧視」;他們卻永遠不「包容」,他們的大門,不會自由洞開,歐洲和美國,要正視這場第三世界移民帝國主義的大侵略。

陶傑
2014-01-04

Reference: 第三世界霸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