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西湖遊記

大陸空氣污染,杭州西湖,也籠上一罩灰黑的毒霧,有人呼喊殺風景。怎會殺風景呢?學香港的天文台,將毒霧一概稱為「烟霞」,等同在酒家,看見貌醜的女侍應,都叫一聲「靚女」,中國人的日子,就過得輕鬆點。

西湖有毒霧,是經濟發展必須付出的代價。看看梁班子教育局採用的國民教育「中國模式手冊」,中國模式,文明進步,不要「係又鬧,唔係又鬧」,太偏激了吧。

何況杭州西湖,如果帶有偏見,判了死刑,不在空氣污染之今日。二十年前開始,大陸走向「市場經濟」,杭州西湖,也走向「市場」,湖邊開設卡拉OK酒廊,夜間張掛了紅紅綠綠的電燈泡。杭州西湖早就「現代化」起來。十年前我與朋友劉天賜君在西湖閒逛,看見一個中國龜公,很猥瑣的前來兜客:「要不要小姐?」我問:「什麼小姐?」還沒反應過來,劉君向龜公砸臉爆了一句粗口,怒喝:「×你老母滾你媽的蛋!」該龜公悻然退去。

事後我問:「這個龜公,膽敢在聯合國文化遺產、我國著名歷史名勝的西湖邊招攬嫖客,背後一定有公安撐腰。你這樣對他施用語言暴力,等同駡他的後台。駡他的後台,即是駡國家,駡國家,即是不愛國,劉翁,打狗也看主面,你太數典忘祖了。」

劉翁不愧文化人,吐一口痰,清清嗓子,說:「中國的江湖,三教九流,遇上殺人越貨的江洋大盜,你千萬不要跟他強硬,如同虎豹豺狼,刀亮出,乖乖將銀子送上,自認倒霉。獨是有兩行,其基因遺傳,屬於鼠輩,你不必怕他,在他面前一下子金剛獅吼,他必定落荒而逃。」

我問,「是哪兩行?」劉智者答:「一行是老千,一行就是剛才遇到的那一男子皮條龜公──凡一男子,別的營生不幹,跑去當龜公,一定是自卑、猥瑣而又軟弱之人。這個行業,尤其在黑暗中營生,老千也一樣,他們不靠暴力,屬於軟皮蛇,對這種人,你反而可以用語言暴力,他一定『冚牌』。」

我說:「知道了。」

第二天,在西湖划船,看見離槳十尺處,浮着一塊用過的女性衛生巾。劉君刻薄:「陶生,你紅運當頭,恭喜你了。」

上次西湖之旅,印象深刻。西湖籠罩毒霧?不要緊的,只要湖邊的美國星巴克還沒關門就好。遊風景,心境最重要,像古人說的:「無風月花柳,不成造化。無情慾嗜好,不成心體。只以我轉物,不以物役我,則嗜慾莫非天機,塵情即是理境矣。」西湖畔的龜公,湖上的「大姨媽巾」,花非花,霧非霧,皆作如是觀。

陶傑
2014-01-01

Reference: 西湖遊記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