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黑狗來喜

大陸文革作家金敬邁論中國極左,是真正的懺悔。他說:文革發瘋的,不是毛頭一個人,一幫奴才,煽動唆使,寧左勿右,最後一個民族全部發瘋,人人如此,這才最可怕最可怕。

金敬邁的小說「歐陽海之歌」,講一個貧農兒子找到了解放軍,從此死心塌地做了毛主席的好學生。中國文革官方指定為全國讀物,小學、中學、工廠單位,全部要「學習歐陽海」。

這部小說,小時候我也看過。歐陽海七八歲行乞要飯,乳名叫「小海」,討到地主家,地主放出一隻大黑狗,名叫「來喜」,向小海腿上咬了一口。小海拖着一條血淋淋的腿回家,大叫「我要報仇」。

小海盼望的「解放」,很快終於來臨,共產黨來了,捉了地主開清算大會。農民喧嘩臭罵地主,小海在人叢裏,提着一張刀,衝上台,將地主一隻耳朵硬生生割了下來。

那時我看到這裏,感到共產黨向下一代灌輸的仇恨教育之可怕。地主沒有施捨給你飯吃,很正常。今天大陸的窮人,一人拿一個碗,跑到大富翁馬雲的北京豪宅門口要飯,你看馬雲會給你飯吃呢,還是城管和公安一哄而上拳打腳踢?

那頭狗咬了你一口,也是本性,不一定是地主叫的。梁特首「落區」時保護他的江湖人士,向抗議者動粗,梁班子從來沒有講過是事前指派,這些人主動愛國,也是有可能的。

一個七八歲小孩將一個被鬥爭的地主耳朵用刀割下來,是恐怖份子的行為。全大陸的下一代學這種樣板,即刻應用,鬥父母和老師,鬥死老舍、傅雷、戲曲藝人嚴鳳英,億萬紅衛兵將中國的儒家禮教文化──注意,這才是真正的文化,蹲在公眾場所像狗一樣大便,不叫「文化」──今天六十歲左右的中國人,存活過來的,十之八九都曾經做過紅衛兵,看見這種人,繞道躲遠一點,一定沒有錯。

那時我很小,在英國殖民地成長,用西方的耶教文明價值觀看這部中國小說,覺得這是一個野蠻的國度。耶穌叫人寬愛敵人,毛澤東卻教小孩盲目仇恨一個階級。今天,這個民族的毛毒又蠢蠢然發作了,他們卻在指責日本「復辟軍國主義」,令人覺得格外好笑。

而我這許多年一直記掛着那頭大黑狗來喜,主人都給活割了耳朵,來喜一定被翻身的農民宰吃了。來喜只不過是地主養的,這隻中國狗沒錯,牠只是「站錯了隊」,狗不會轉軚,比許多奴才高級。在中國的渾世,令人憐憫的,往往只有像來喜這樣的狗。

陶傑
2013-09-07

Reference: 黑狗來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