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上智障而下愚

邱震海博士的「中國人成熟嗎?」,書名是一個老問題。中國人如果「成熟」,不會有人以此為論題,由梁啟超、魯迅和林語堂開始,「論述」了一百年。

中國人之不成熟,源自中國「知識份子」帶頭之愚昧。本來孔子希望「上智下愚」,由讀書人引領農民階級,一起進步,安居樂業。

但是民國知識份子丁文江,是礦學家,留學英國,他的名言:「中國國家弄到這般田地,完全是知識階級的責任。」當時這樣講,在民國北平和上海,引起一陣爭議,同是留學英國的北大教授陳西瀅和應:與中國的知識份子交談,「他們的見解和知識幾乎全部趕不上一般的學生。」

一九八九年,蘇聯共產集團崩潰。其後約有十年,中國的「知識份子」跟着他們的統治者對外宣傳:中國不可以走西方議會民主之路,否則就會步蘇聯解體的後塵。

那時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出了葉利欽,好像一夜之間淪為亂弱的三流國家,是許多中國人的噩夢。

然而,今日的中國毛左知識份子,卻又很稱讚普京的俄羅斯。連中國的主席訪問莫斯科,接受普京會見,也不忘誇獎:我覺得我的性格很像你。

既然普京的俄羅斯是中國人的典範,那麼十多年他們驚恐的所謂「不要步蘇聯解體的後塵」,又有什麼可怕?普京不也是「西方議會民主」選出來的強人領袖?「環球時報」式幼稚的中國「知識份子」和學者專家,今日通扮失憶,不再哼聲。

如果普京是他們的偶像,那麼議會民主、有反對黨的俄羅斯,其實也不可怕。如果民主俄羅斯不可怕,那麼一九八九年後蘇聯解體,也不成為「噩夢」。如果蘇聯的共黨帝國解體不是噩夢,那麼中國步前蘇聯的後塵,其實也不錯。

邏輯只是如此簡單,但誠如陳西瀅說:「中國的國民,實在是程度不夠。」從蘇聯解體,到普京連任,中國的崇洋親蘇「知識份子」,初而嚇得尿一褲子,繼而又喜得眉開眼笑,這種民族,這個程度,難怪你的「領導人」去訪問,他普京大哥一副臉孔,總是冷冰冰。

陶傑
2013-07-16

Reference: 上智障而下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