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 – 在港人哀回歸中他們慶祝歡呼

中共十一國慶日,網上有人稱為國殤日,因為自中共建政以來,據中共自己的計算,也有數千萬人非自然死亡,稱為國殤日並不過分。

自從03年五十萬人大遊行開始,香港7.1回歸日也漸變成港殤日了。每年這一天香港市民的大遊行不是慶回歸,而是哀回歸,除了表達種種對特區政府的不滿和訴求之外,近年更大量出現懷念港英時代的龍獅旗。龍獅旗緬懷過去,也是對回歸的哀悼。

往年7.1,特府上午搞升旗禮、酒會,左派社團(也就是所謂愛國社團)也在上午搞慶回歸,巡遊;到了下午,就是充滿憤怒、不滿、哀傷的遊行。今年左派宣佈慶回歸活動,改為下午在18區及添馬艦舉行嘉年華,並發動近千商戶在當日下午2至5時、即遊行期間以低至五折優惠價「搶客」。

是「搶客」嗎?據慶典委員會主席鄭耀棠說,參加不同活動的人有不同理念;發動各業減價的工商聯會長李鋈麟說,即使參加遊行最多人的一次也只是50萬人,另外650萬港人要開心(慶回歸)要消費,故提供優惠。姑且不論不參加遊行的市民是否都歡天喜地慶回歸,就像吳克儉說不參加反國教的市民都支持國教一樣,鄭、李顯然都把遊行示威的市民排除在他們慶回歸和在當日幫襯減價商戶之外了。換句話說,意義不在「搶客」,而是在你們感到哀傷的時刻,來慶賀歡暢,就如同在人家辦喪事的時間場合飲酒慶祝歡呼一般。

回顧三十年前的香港,那時香港在亞洲四小龍中居於首位,在香港居住的人,不管是不是本地人,都有法律權利,享受這裏的清廉、高效率、低稅、做任何事都守規矩而且方便,這裏是具有高度現代文明的地方。我們作為香港人,在世界任何地區的人面前都以香港為榮,更別說是在兩岸中國人面前了。可是今天,香港人的自豪感已消失。

行騙長官在美國接受訪問,被問及斯諾登之事,他竟七次以「不評論個別事件」作答,使香港人蒙羞,也揭穿了所謂港人治港的真面目,作為香港特首不僅是不懂得應對,而且是不敢面對問題。他至少可以像在倫敦訪問的曾鈺成那樣,說如果美國向香港提出引渡要求,本港會依法辦事吧,儘管也是答了等於沒答,但至少不是重複一句「不評論」使人覺得是廢人。

我們看到香港曾以為驕傲的廉政公署,竟出了一個前專員湯顯明,他像是宿醉未醒地在鏡頭前吞吞吐吐解釋他任內的吃喝宴請收禮。我們看到陳茂波經營劏房、林奮強稅前賣樓,張震遠被調查,行會成員有哪一個值得尊敬?有誰站出來比較像樣?機管局連爆醜聞,屋宇署處理唐英年僭建和梁振英僭建大細超。你不能怪公務員在加薪問題上討價還價,除了錢之外,有甚麼使他們覺得在這樣的政府領導下服務有意義、有尊嚴、值得付出?

香港這十六年在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飽受大陸的侵蝕,生活空間被湧來的蝗蟲擠壓,大陸旅客在其他地區包括台灣還有所收斂,但在香港自由行則肆無忌憚,香港本地旅行社受外來客欺凌。

去年更出了一個大話精特首,他樣樣都說關顧港人,但樣樣政策都是向大陸傾斜,即使所謂港人港地政策,以超高價投得土地的也是中國國企。原來港人港地是讓港資卻步,而讓可以不計成本的國企佔商機,將來建成樓宇的售價也是大多數港人買不起的超高價。

大多數香港人對現狀已忍無可忍了,自豪感的消失刺激了自主意識的持續上升,7.1上街哀回歸是爭取自主的廣泛動員,上街人數說不定會破紀錄。以慶回歸來同哀回歸打對台的香港各界慶典委員會主席團,除了籌委會名譽主席有唐英年之外,全都是所謂愛國社團,建制派頭面人物幾乎見不到一個。對於一些參加這場在喪事中歡唱的藝人,和提供優惠的商戶,許多網民的留言都說要記住他們的名字,以後會好好招呼他們。

李怡
2013-06-19

Reference: 在港人哀回歸中他們慶祝歡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