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也說愚蠢

前愛國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女)說,如果香港人「愚蠢」,在特首選舉中選出「對抗中央」的人,就不可以怪責中國到時的反應激烈了。

「愚蠢」是一個很強烈的字眼,「專欄作家」可以用,高官在私下跟朋友吃飯唱K時可以講,但「德高望重」,尤其一頭仿英女皇的銀髮,又時時着旗袍而「母儀天下」的前女律政司司長,比較謹慎一點好,尤其是指摘「如果香港人愚蠢」。

特別是梁愛詩女士出身「愛國陣營」,好似今日中國嬰兒喝三鹿奶粉長大一樣,梁女士是讀毛語錄長大的。毛語錄頭一句就是這樣的原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

人民會不會是一個愚蠢的族群?在梁女士家族熱愛的毛主席思想體系中,用一句三流八股華文說,是「不存在這個選項」。因為毛主席又說:「群眾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們自己往往是幼稚可笑的。」毛主席又說:「要相信群眾,相信黨。」毛主席對中國「無產階級」,亦即「基層人士」的智商看得很高,他說「卑賤者最聰明」,反而,讀書多的人,包括讀什麼英美普通法加中國法律的,像律政司司長這等「官老爺」,毛主席說「知識越多越反動」,造反有理應該打倒。

當然,中國人民群眾的智商有幾高,我的看法與毛主席有點出入──中國人民不管讀書與否,也有重大愚蠢的時候,譬如天真的「知識份子」帶頭,影響工農,一九四九年「選」出了毛主席的「人民政府」。幸好天理循環,報應不爽,自己招來的,自己受足,愚蠢即刻付出慘烈的代價:餓死四千萬人,「知識份子」也辱承「反右」,命喪「文革」,集體愚行,命運之神,必有強烈反應,包括「詩姑」的舅舅黃苗子老先生,一條命也很慘苦,這一點,我同意「詩姑」,充滿智慧的論述。

當然,要「平衡一下」,「西方先進國家」的選民也有愚蠢的選擇,譬如優越的美國人,一九七六年不就選出了卡特做總統?但是四年之後,美國人有機會改正愚蠢的選擇,另選了一個聰明又好運道的列根,蘇聯崩潰,美國的霸權,再一次鞏固了。

美國人有得投票,「愚蠢」一次,代價只是四年外交的軟弱。中國一九四九年沒得「選」,只是由黃苗子老先生這樣的知識份子做了一回啦啦隊,歡迎毛主席入城,代價是中國文化的滅絕不超生,是美國選民蠢一些,還是中國的文人和農民?哈哈哈哈。

陶傑
2013-04-09

Reference: 也說愚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