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老巴剎之夜

人太精沒有用,計算得太盡,終必害了自己。鄭板橋「難得糊塗」,這句話很多人都聽過。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哲學家維根斯坦有一句話異曲同工:「切勿自處於精仔的荒瘠巔峯,下來吧,到傻仔的翠谷來。」(Never stay up on the barren heights of cleverness but come down into the green valleys of silliness)

這句話很難譯,因為英文的Clever,華文簡單的詞典一般譯為「聰明」,其實是「狡獪」。維根斯坦的意思是:太過工心計,即使上到頂峯,那裏只是一片瘠地;糊塗一些,下面反是幽翠的山谷。

香港的特首「選舉」,很貼切地,確是一場「豬狼」之爭。豬比較糊塗,狼則奸詐。特首「選舉」是一場欺詐之爭,只是沒想到,民國時代也靠欺詐起家的中共,也給欺詐了一道,把特首的座椅讓給了詐狼。

豬雖然糊懵一點,特首的獎品明明在嘴邊,也給狼叼了去,但聖誕前夕,豬唐與一眾好友會餐於「老巴剎」,新聞圖片所見,一行人開懷大嚼,又是紅酒,又是美食,就像維根斯坦說的翠谷裏的一個悠閒的農莊。

相反被指為狼的那位,雖然憑語言偽術上了位,「在意識中我無講過我沒這樣」、「在記憶中我沒說過我沒做那樣」,非常的小聰明,但高處不勝寒,孤獨而荒冷,大為憔悴,在香港的巔峯之上,甚為荒瘠。

狼之僭建,「只是小事」、「人誰無過」,但豬的僭建卻「不是僭建咁簡單,而是誠信問題」,豬的明顯受狼欺凌。將豬當白痴來戲耍,沒有問題,香港人雖當初或兩個都不同情,但不可以把全香港人當白痴。

這樣的班子,勉強管治下去,自己也難受。羅范椒芬為梁特首申辯:「誰家沒有僭建?你自家可能就有。」不錯,但政務司司長林鄭卻說過:香港八十萬僭建物,「絕不特赦」。梁振英不特赦唐英年,現在卻叫香港人特赦他自己?習近平說:「打鐵還須自身硬」,已經是對梁振英問題「表了態」。這樣一來,豈止泛民跟你沒完沒了,太多人一把扯着吃了霸王餐抹抹嘴巴起身就想溜的梁振英,要他埋單找數了。這是唐唐老巴剎餐飲之夜的啟示吧?

陶傑
2013-01-02

Reference: 老巴剎之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