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用子女的腳投票

梁班子上台未滿頭七,除了僭建風波、發展局長換人、五司十四局幾乎無疾而終,還引發一個「國民教育」的計時炸彈。

「國民教育」雖是「前朝」的曾孫政權「擊鼓傳花」、「無縫交接」,傳遞給梁特首,梁特硬着頭皮,必然已向上面拍胸口,一定能搞定。但九萬人大遊行之後,終於發覺事態嚴重,聲明:「國民教育醞釀了十多年,不是本屆政府才強行推出。」又一次為自己撇清責任了。

但是,雖然說得沒錯,「過去十多年」,梁先生是行政會議召集人,也是阿董的頭號心腹。「國民教育」的長期醞釀,梁特必然也有極大貢獻。當年精英的政治家曾蔭權、「港英」老油條孫明揚展現了極為高超的政治藝術,在施政報告一拖再拉,初說「推行」、又講「深化」,一味只付託空言,沒有什麼行動,撥出公帑任由極左分子申領,寫成連曾蔭權自己看了也心中暗笑的國民教育手冊,慶幸自己的兒子一早送了去英國,重九登高,避卻了這等「中國模式」的謊言教育。等到「孫公」身患重疾,「洗肚」洗得七七八八,還故意省悟「仲有些手尾未做完」。所謂手尾,原來如此。

吳和梁振英在政治血緣上,與國民教育是捆綁為一體的。你若說這是「爛攤子」,一臉的嫌棄神情,不就是臉色和眼神間接告訴香港市民,這套「國民教育」絕不是好東西?如果吳克儉敢說:「社會多數市民是接受國民教育的。」那就不要怕,根本沒有「危機」,維持行政主導,強勢推行好了,以此為試點,年底再出廿三條,豈不連消帶打,買一送一,一齊完成任務?

特區的教育制度,爛在裡面,梁班子和其他中環精英不是不知道。曾俊華的財政預算案,不就是早就宣布撥地擴建「國際學校」了嗎?特區的本地教育,是為無權無勢、移民無路的本地賤民而設的。精英權貴早就用他們的子女的十隻腳趾和一對腳板,安安穩穩投了票。不然每年暑假,蘭桂坊的酒吧充斥乘商務客位回港「度假」的黃皮假鬼仔、假鬼妹,哪會如此好生意?

想全民接受國民教育,十分簡單,只要梁振英率領行政會議與各級高官,向全港市民顯示誠意:今年九月起,未來三年內,梁班子全體子女,陸續由英美白人的高尚學府分批撤退回港。本來讀寄宿學校的,三年內退學,回香港插班香島、培僑、漢華,以及其他官校。在什麼牛津劍橋讀一年級的,也毅然退學,香港有九家大學,學位充裕,梁班子成員個個不是校董,就是校監,回香港插班,有何困難?只要自己做好「帶頭作用」,官民雙方各許以三年為期,眾多子女,三年內全部由英美「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的那種黑暗社會撤退回歸,香港家長則同步配合擁「國教」,反對聲音即刻Stop la。

但梁振英和張震遠之流,可有如此人格嗎?特區愛國學校的校長、校監、教師,還有幾十年的愛國校友,他們的子女又有幾多個在本校入讀的呢?還是見過鬼怕黑,他們自感是被偏激的紅色政治殘害了的一代,一早就把仔女送到他們口頭要打倒的「帝國主義國家」,畢了業,還要千方百計留下來?薄瓜瓜到今日,還在美國呢。

英美白人政府,情報部門全部有檔案,這是他們心底裡永遠看不起中國的深層理由。中國已經「強大」,理應對自己的祖國教育文化有信心。早在六十年代,祖國即使「一窮二白」,《大公報》社長費彝民,也把自己女兒送進培僑,文革前再舉送北京,送入中共外交學院。五、六十年代,左派文化機構,子女都入左校,思想紅一點的,率先送廣州。《新晚報》老總羅孚大兒子不幸早出生幾年,文革前夕就送進大陸,不久紅衞兵武鬥,幾位小公子沒有再北上,但還是據守愛國的培僑,此一言行一致的情操,把下一代真正交給祖國,才是你梁振英班子與林鄭之流,值得學習的唷。

我小時候目睹的左派新聞機構,僱員的子女如果在教會學校,必受到內部道德壓力。中港形象設計師劉天蘭女士是我小時的玩伴,她家兩姊妹,被她母親送進「帝國主義學府」,一個真光,一個聖保羅。大哥本來入培僑,後來母親看見勢色不對,也轉送「港英學校」。劉家兄妹的父親,不幸空難逝世,夫人獨力維持三名子女的養育生計,本以為有了一點「豁免權」,即使如此,劉家大兒子天均後來去加拿大升學讀法律,劉媽媽也不敢聲張,因為報館領導人會定期來家訪,閒話家常、關心生活。大兒子的睡房,劉媽媽故意不加收拾,一床被褥、一張書桌,擺設自然,像兒子剛去了找同學溫功課還沒回家的樣子,因為要提防訪客,冷不防推門進去偵察,不經意問:「天均呢?」其時送子女去英美,形同罪行。「打倒四人幫」之後,不一樣了。許多老左,思想也「解放」了,大徹大悟,像沈旭輝博士,最幸運是生得晚,他媽媽很有見地,小學一年級就把他送進最殖民地奴化教育的皇仁。我自己卡在兩代之間,因此有緣前一半「染紅」,後一半及早逃脫,去了英國。「國民教育」的那套垃圾「中國模式」教師指引,給這一代的左派人士看,他們都會笑出聲來。中國人幾時才會停止受愚弄?我不是太樂觀。江山代有蠢人出,各誤這個國家五百年。中國人社會的統治生態,是大多數蠢人,由一小撮奸詐的人騎在頭上嚴格指揮控制,抽象如思想意識、信仰忠誠,不愛父母,要崇拜哪一個偉人,都要像電腦一樣,program得一清二楚,決不鬆懈。這樣的成就,在世上,除了北韓,真不多見。英國作家歐威爾,對此早已看穿,在小說《一九八四》和《動物農莊》也早有預示。有這樣的大師在前,倫敦奧運會開幕禮,又怎會搞成千軍萬馬的統一國家意志大騷?難怪英國的寄宿學校,如此廣受嘴巴愛國、撈到錢而心裡有小算盤的中國人家長盲目熱愛。許多學校爆發黃禍,普通話當道,我曾警告過英國有關人等:遠東這個大國,你們一百五十年來已經用盡了辦法,嘗試施加影響,希望把它拉進普世文明的軌道,但不成功。你們永遠不會成功的,不要只巴望收學費,讓他們擁抱自己也不信的那套教育制度吧,寄宿學校、牛津劍橋,要設限額,你們要永遠保住這片西方的藍色天空。

Reference: 香港雜評 – 陶傑:用子女的腳投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