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 – 一個劇本換層樓

倪匡回港幾年,粉絲比以前更多了。大家愛他快人快語,我們都想像倪老先生一樣,不論是談創作談政治批評政府,全部百無禁忌。年前受施仁毅之邀,掛名「香港小說會名譽會長」,推動香港創作。今年書展申請得來145萬,辦「香港小說跨媒體創作大獎」,鼓勵創作。這個下午,我們由小說創作,談到香港前景。

記者:何兆彬
攝影:楊錦文

蘋:蘋果
倪:倪匡
施:施仁毅

小說只分兩種
蘋:倪生認為在香港搞創作,仍然有得搞吧?

倪:一定有得搞,在大陸都有,那在香港更加有得搞了。頂多你無地方發表啫,哈哈!

蘋:但你也認為香港遲早與大陸一樣。大陸出書要審閱,會被禁呢。

倪:我在微博介紹幾本書,網友覆我:都被禁了。那都是大陸作家寫的,我也莫名其妙。例如辛子陵,他是共產黨的少將,他的書70年代就被禁了,早幾年看的《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評毛澤東的書他寫得最好了!喜歡政治的人一定要看。小說也看,我近日集中看新作家,例如女作家錢莉芳寫的《天意》、《天命》,看得好感動!還有喬靖夫的小說、網絡的幻想小說,好玩到不得了,年輕人的思想方法,我初看不習慣,但看下去好好玩。

蘋:年輕人在香港搞創作,有甚麼優勢?

倪:香港最好的,不受限制,比美國還自由。香港的出版條件比美國優勝,美國不可能幾個年輕人花幾千元就能出本書。香港年輕人有寫得好,也有不好的,在我眼中只有好看小說,跟不好看的。不好看的小說我看一陣就丟下,因為生命有限。講好故事是天賦,不過如今有些兒童文學的書,沒有故事沒有情節,看得我口吐白沫,講了三分鐘粗口就丟下了;另外還有一本,咦,高行健你有沒有看?

蘋:沒有呢。

倪:人家得獎你都不看?讀得我口吐白沫呢。讀書是樂趣,你一本小說這麼高深,只得幾十人讀得開心,普通人都看不明,算甚麼東西?李敖文字這麼好,他一寫小說,嘩,多難看。根本沒有故事,只是兩個人在對話,談革命理論。

蘋:看你寫的邵氏電影,你在戲中又有話想說,有訊息傳遞的。

倪:可以有,也可以無。所謂文以載道,載就最好,不載也可以,好看就得。不好看就本末倒置了。

十年劇本五百套
施:近日我們在輯錄倪生寫過的有趣故事,例如他寫 BL(Boys’ Love),你可記得?《背叛》就寫過同性戀了。

倪:我最近看了齣戲《希魔撞正殺人狂》,拍一班地下工作者怎殺希特拉,要把希魔困在戲院中燒死他,我心想這班人一定失敗,因為希特拉沒死嘛,但他們竟然成功了!所以我寫南極有白熊,有乜咁出奇啫!哈哈哈!你哋班契弟嘈乜啫,哈哈,根本創作人寫乜都得嘛。

蘋:談到電影,近日我睇番好多邵氏的戲,都是你編劇的,例如劉家良《武館》、《洪拳與詠春》。

倪:那十年間我寫了四、五百套劇本,拍出來都三百套。

蘋:十年間寫五百套,不是等於一年五十、一星期一套?

倪:有乜咁出奇,綽綽有餘啦!三、四日寫一套啦,我同時還在寫七、八篇連載小說,創作力好驚人。我寫劇本,因為酬勞多過寫小說嘛,寫個劇本最多四萬字,稿費已經過萬了,那是六十年代。

蘋:嘩,聽說當年一萬元可以買樓了。

倪:對,我當年買第一層樓九千幾,都有七百幾呎,連天台千六呎,不用五十萬,我一次過畀。如今樓價當然黐咗線啦,但係有人買無得講,如果大家唔買一定跌㗎。

最厲害的黑社會
蘋:倪生覺得香港前途如何呢?

倪:我三十多年前的《追龍》早判斷了:必死嘛。我說我根本不相信一國兩制這件事,根本不存在嘛!

蘋:你覺得香港人已頂不住了?

倪:一定頂唔住。他有幾百萬解放軍、武警在,你點頂啫。同秦始皇時候不同,以前拿支木棍就去打,現在怎頂?點解中共咁驚日本、菲律賓?因為不知多少資產在那裏了,外交完全硬不起來的。

蘋:你見香港人七一這樣行,你怎看?

倪:係要搞,搞了他們(中共)有顧忌。香港在我想像中好很多了,當初我想像頂多三、五年就完全赤化了,現在已經延遲了。現在共青團入政府,你嘈乜,都不知有多少共產黨黨員在政府呢,他們好隱蔽,你估到估唔到的人都是共產黨來的。朱鎔基有一次來香港,下面有工商界有政府官,他說:「台下大部份可能都是共產黨黨員,我可以坦白些」。共產黨無孔不入的,是最厲害的黑社會。

蘋:你看香港前景這麼灰,對香港的年輕人可有甚麼忠告?

倪:死是一定死。但大陸也漸漸在變,變到死的一天,香港人也可以適應了內地的環境。

二等公民選舉權
蘋:有些人認為中共政權垮台也是指日可待呢?

倪:照我看,共產黨早已倒台了,如今這個政黨只是掛着共產黨的招牌。共產黨在鄧小平開放改革時,已變晒質了,現在他們是最封建、最金權結合的獨裁政體,而且有幾百個家族所組成的利益集團,控制八千萬共產黨,如果每個黨員以1:3的關係計算,有二億幾人。二億幾人統治十三億,好易啫!

蘋:你同意陶傑說中國人有小農 DNA?

倪:中國人 DNA當然有問題。我更同意鍾祖康的說法,他說中國人從青銅時代下來就中了鉛毒了!哈哈,所以特別蠢,易被統治。

蘋:但如果多幾個像你這樣的人,那就不得了吧?

倪:我都係得個講字,實際去做我無勇氣。我同意甘地的想法,我覺得中國人至少要跟這不義政權採取不合作的態度囉。現在香港人有誰沒有回過大陸呢?除我外,沒有。但你返大陸,會跟它合作做甚麼?你一方面罵這政權,另一方面享受這政權給你帶來的好處,這已經不對了。

蘋:這沒辦法吧,大家吃飽飯更緊要嘛。

倪:這就遠不如印度人當年對抗英國了,甘地很了不起,他說:任何跟不義政府的接觸,都是不義的行為。他當然不會跟不義政權做生意啦,甚至過海關要受他調查你,就乾脆不去嘛。中國人又講人情,又講關係,沒辦法這麼乾脆。你說印度民主制度不好,但他們人民都有公民權呀。當年我在美國,有人帶兩個大陸留學生來,大家一面談,他們一面諷刺我到美國做二等公民。我說我是二等公民,但過去八年,我罷免了加州州長,選了個大隻佬(阿諾舒華辛力加)做州長,又選了個贊成同性戀婚姻的靚仔(Mark Leno)做參議員,甚麼都可以選,你們住北京這麼久,選過甚麼?嗰兩隻嘢,落荒而逃!

創意無限靠支筆
搞小說會,又拉線搞小說比賽,「幕後黑手」 Game One老闆施仁毅本身也是小說迷:「我做 Game,改編過很多小說,又金庸又古龍,文字是最好的平台。創作從來都是由文字開始,如果能發展起來,例如《黃易群俠傳》營業額三億,佔10%就是3,000萬版稅,作者收到手通常是3-4%,而《天龍八部》營業額一年已經七億了。」他談小說的潛力,以國內為例子:「最近國內的電視劇,都由網絡小說改編,例如百度第二位《甄嬛傳》,第三位《浮沉》,電視劇都是改編小說的,很少原創。香港因為沒競爭,一萬薪水請個編劇回去,改頭換面就可以了;又例如電影《失戀33天》,台灣《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都是小說改編的,為甚麼?因為小說的創作力最強嘛!如果有厲害的人,都一定去了小說界,因為一支筆就可以創意無限,這就是我們要搞小說獎的原因!」他說,香港小說界向來生命力強,可惜由倪匡到黃易(九十年代中),就無以為繼了,「但從前我們建立的東西,都靠小說去做的。」這次,「香港小說會」跟生產力促進局「創意智優計劃」申請了145萬,再由教協協辦,辦小說比賽,其中四個得獎作品將會製作成周邊產品,「因為單單小說的盈利很有限。不管是金庸或黃易,他們的版稅就收得很厲害,據我所知,查生過去五年,單單《天龍八部》版稅收入就過2,000萬,其他未計,黃易也過千萬,而如果賣書,一本書的版稅只有10%,$70一本書只收$7。」

Reference: 非常人:倪匡 一個劇本換層樓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