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 – 假如我們都願意活在黑暗中

【明報專訊】「你睇吓我哋呢個世界,睇下我哋呢個城市係乜嘢樣,除咗錢呢個字之外,我哋已經分辨唔出是非黑白,我哋每個人都被環境訓練到,好似倒模出嚟咁。鍾意食同一樣嘅嘢、鍾意同一樣電視節目、支持同一種政治立場,信奉同一種生老病死嘅做人方法,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無綫《天與地》Dr. Dylan金句,全城瘋傳,「城市之死」,成為最時髦議題。這城市的死因,劇中人只說出了箇中現象,問題還沒有說透。蔡子強兄日前在本版點出了關鍵所在——「沉默和冷漠」,為什麼大多數香港人對不公平不公義的事情,都選擇把頭別過去,「認命」,認為什麼都改變不了的態度?健吾兄再作了一番透徹的演繹。因為他們都「自我感覺良好」,覺得目前的處境還不算太差,還有口飯吃,還可以炒賣,炒不起樓還可以炒iPhone 4S,還有一定的自由,還不至於講句異見就被失蹤、被漏稅或被精神病。香港還是不錯的,大家還可以湊合覑,將就將就的過吧!

香港人的沉默和冷漠

回歸14年,香港急速衰敗,不能怨別人,是因為香港人的沉默和冷漠,香港人未衰到貼地仍自我感覺良好,是自招的必然結果。

這樣的例子,信手拈來,講不完。例如中聯辦官員由紅漂白改了英文姓名當選區議員,建制左派政黨一句「英雄莫問出處」,質問「邊條法例禁止」,反詰「不能歧視出身」,就把質疑的聲音辯駁得啞口無言。大家圍覑港人定義法律技術問題兜兜轉轉,「係喎,冇犯法喎,點解唔做得呢?」

「港人治港」的初衷究竟是什麼?如果外派幹部住滿7年就可治港,可以選區議會、立法會、可以做主要官員,甚至住滿廿年就可以選特首,我要問,這算是港人治港?還是幹部治港?我奇怪的是,無論是政黨、學者、民間團體對這宗涉及是否違反「港人治港」原則的大事,反應之冷漠,表現之沉默,實在靜得令人難以置信。

媒體自由日益萎縮

另一個例子自然是港台以改革之名撤換烽煙節目主持人,報紙只賣了兩天,除了還有零星漣漪,除了愛國左報興高采烈一日發幾篇評論大肆慶祝外,很快就歸於平靜。連港台高層都沾沾自喜,一切都在估計和掌控之中。政黨、學界、工會、民間團體冷漠沉默的反應代表什麼呢?他們都接受了「由下而上」的官方解釋?因為親建制親民主的節目主持人一併去職,無從切入?還是另有內情?

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這只是開始,而不是結束,批判性的節目和主持人一個又一個的被噤聲,只會令香港的衰敗速度加劇,在媒體自由日益萎縮,媒體自律日益擴大的非常時間,這個轉變,會對誰有好處,不是很清楚嗎?

Dr. Dylan解釋什麼是Rock and Roll:

「獨立嘅精神、抗拒建制、自由、愛、勇往直前,其實何止係Rock and Roll呢?我們做人,本來唔係話應該咁樣嘅咩?」

假如我們都願意活在黑暗中,當然另作別論。

吳志森
2011-12-13

Reference: 吳志森﹕假如我們都願意 活在黑暗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