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客觀說功過

滿城聲討曾蔭權。順應潮流打落水狗,很容易的事。

但在史學家的角度,種裔是炎黃子孫的曾蔭權管治一個中國人社會,真的那麼壞?

我不會把曾先生譬喻為三十年代滿洲國皇帝溥儀,不,那樣太涼薄了。但當曾特首連委任一個他心儀的好兄弟曾俊華做政務司司長的權力也沒有,香港人是不是該體諒他一點?

我相信曾蔭權真心希望實現真正的普選,這樣會令他歷史留名,可是他也沒這個權。打擊壟斷的暴利?更不可能。香港的金權人士,都直通天庭,不要忘記,殖民地時代,英國的文化與你的什麼「三千年燦爛文明」不同,彭定康可以嘲笑企圖繞過他、到唐寧街打小報告的商人:「首相和我之間,親密無縫,攝不進一張紙」,但中國的宮廷政治生態,太監、宮婢、龜奴,像蜥蜴一樣滿地爬,是另一回事。

大陸向香港開灌自由行,用購物消費,把你香港的經濟泡沫化,十三億人口的廉價勞力市場,把你香港的實業吸乾,連獨立民主歐美也蒙受此一共業,尖沙咀搶 LV的人潮,香港人今天才知道形容他們是蝗蟲,明明是飲鳩止渴,當初還不是舉港歡迎,而曾蔭權,又豈敢說 No?

是不是該這樣想:曾蔭權沒有在大嶼山建集中營,把異見份子抓進去勞改,沒有強行要全港市民,學習「曾蔭權主體思想」。曾蔭權的香港,雖貧富懸殊,香港人的食物,尚無各樣激素、防腐劑、蘇丹紅、三聚氰胺、工業鹽、劇毒農藥 1605和 3911。在瑪麗醫院產子,不收紅包,也不縫肛門。

曾蔭權的家族,沒有一個是香港電訊或中電的股東。因為曾蔭權到底是英國的爵士,英國人做過品格審查,不信曾蔭權,至少你應該像中國許多有錢人拚命想把子女塞進英國的溫徹斯特公學一樣,要信任英國人的眼光。

曾蔭權任內,連警察都「公安」了,香港確實逐漸「中國化」,但曾蔭權至少沒有廢除禁吃貓肉和狗肉的英國法律。香港人再「民粹」,也不會像深圳的人一樣,不滿拆遷,把兩隻活狗掙扎着吊在高空,「行為藝術」,把狗活活吊死,以喻「狗急跳牆」──來「抗議中共」罪惡,但狗無辜,這一點文明底線,曾蔭權和香港人,至少有共識。

中國電影「芙蓉鎮」裏姜文勉勵劉曉慶的對白:「活下去,要活下去,像畜生那樣活下去。」看看中國血淋淋的歷史,降低你的要求,就知道曾蔭權以英國爵士和中國人的雙重身份來管治中國人,香港特區,已經是天堂。

陶傑
2011-10-14

Reference: 客觀說功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