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 – 擺脫忍耐和趨炎附勢的中國人味道

黎子珍文匯評論真係好有趣味性,建議先看。

 
「但是有人害怕光/有人對光滿懷仇恨/因為光所發出的針芒/刺痛了他們自私的眼睛/歷史上的所有暴君/各個朝代的奸臣/一切貪婪無厭的人/為了偷竊財富、壟斷財富/千方百計想把光監禁/因為光能使人覺醒……」──艾青:《光的贊歌》

前天某香港的中共喉舌,刊登一大篇的「來論」,題目是:〈李怡沒有一點中國人的味道〉,指斥筆者星期三講孕婦潮的蘋論,並大翻筆者此前所寫文章的舊賬。論點固不值一駁,但題目倒是筆者所喜,因為筆者一世為文,所努力的方向,正是要擺脫中國人的味道。

什麼是中國人的味道呢?魯迅的精神勝利法、柏楊的髒亂窩裏鬥已眾人皆知,而林語堂的著作《中國人》,則講得很全面。他說中國人做人處事,圓滑、內斂,善於察顏觀色,迂迴曲折,老成世故,講究城府。他認為中國人的忍耐,乃是一大惡習。「中國人容忍了許多西方人從來不能容忍的暴政、動盪不安和腐敗的統治。」中國人一向認為,只要你能夠承受這些苦難,苦難相對你來說就會減少一些。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因此,活在中國,要學會忍辱負重,學會屈辱而卑微地活着。就像電影《芙蓉鎮》中的主人公所說:「像畜牲一樣活下去」。這種忍耐,就成為暴政得以不斷延續的原因。

中國人這種忍耐,實是壓抑着人們本性中對快樂、自由的追求,也壓抑着人們對不公平不公義事情的抗爭和發聲。然而正如艾未未說:「自由就像風,怎麼去阻止它?」面對中國越來越嚴重的腐敗,艾未未對媽媽高瑛說:「如果大家都不發出點東西來,腐敗就會愈來愈厲害,像上海的大樓(指 11.15大火),如果你不做,還會出現,如果大家都是這樣子看見了卻不說,明哲保身,那麼這個國家和社會還怎麼向前走?」

當豆腐渣校舍,毒奶粉,大量的拆遷,貪腐虐民,暴政發展到讓人活不下去的程度,儘管中國人的味道是忍耐,但慢慢有些人就忍無可忍了,他們抗爭,或有人見義勇為為他們發聲,要討回公道,要維護自己的生存權利。海,不過是一個原來不想惹事不想挑戰威權政治的普通人,只是出於愛護兒子的天性,要討回公道和應得的權利,竟被強權以莫須有的罪名判刑。在香港和海外的聲援下,強權要他妥協以不上訴來換取保外就醫,他也忍了,但實際上雖保外卻仍然受監視,仍然沒有真正的自由。直至曾為他發聲的艾未未又莫須有地被捕,趙連海這個老實人也就豁出去了,他淚漣漣地為自己也為艾未未提出訴求。

趙連海呼聲,不過是如魯迅所說,被壓痛了叫一聲而已。不過,叫一聲已顯示要擺脫忍耐這種中國人的味道。艾未未,趙連海,冉雲飛,滕彪,許許多多人都為不再忍耐而付出代價,茉莉花被禁止開放以來,已有上百名維權人士被捕。

他們的被捕,也喚醒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要擺脫老派中國人的味道,不再忍耐了。儘管被中共嚴控,為了聲援艾未未,大陸網民通過「翻牆」,紛紛在網路發聲。新浪微博上,不少人把自己的代號改成「你就是下一個艾未未」、「此刻我叫艾未未」、「立即釋放艾未未」等,此外還有上千位網民進入推特連署,要求大陸當局立即釋放艾未未。

香港曾經基於天性聲援過趙連海的人大政協們,現在他們的天性消失了,他們不講是非,只談趙連海會不會又進監牢。民建聯的葉國謙甚至說,趙連海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任,認為他「介入了很大政治問題,不是簡單的權益爭取」。議員梁美芬則說,保外就醫的人士切忌談論自己的案件。

艾未未以下這段話,希望香港某些政客看一看,想一想:「這個政權由一些最不要臉的說謊者擁戴着,他們靠幫腔說謊、蔑視羞辱良知,享受着獨裁統治下的優惠,這些人是要受到審判的。這個政權的末路必然是伴隨了無盡的羞辱和悲哀。」

這些最不要臉的說謊者的中國人味道特強。不僅是忍耐,而且是隨着絕對權力而埋沒天性一味趨炎附勢。是依附權勢的中國人味道,但不是人的味道。

李怡
2011-04-09

Reference: 蘋論:擺脫忍耐和趨炎附勢的中國人味道
 

 
來論:李怡沒有一點中國人的味道

最近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問題引起社會關註,本來,傳媒分析問題,提出應對方法,探討本港醫療產業和人口政策的長遠規劃,是應有之義。然而,李怡昨天在《蘋果日報》的社評中,卻將內地孕婦來港產子說成是「內地惡質社會對香港的又一踐踏」。這是李怡變本加厲將內地社會妖魔化,又一次在兩地民眾間製造矛盾、挑動仇視。

從用「天譴」來詛咒四川大地震的罹難同胞,到將導遊與內地遊客打架事件說成是「內地惡質化社會對香港文明的踐踏」,再到釣魚島撞船事件為日本張目,讓世人清楚看到,李怡反中反昏了頭,不顧一切地抹黑詛咒內地同胞、攻擊自己國家,已經淪落為不折不扣的民族敗類。李怡墮落的軌跡,說明只要拋棄良知和背棄自己的民族,就沒有人性,就沒有一點中國人的味道了。

李怡昨天在《蘋果日報》的社評中聲稱,繼內地遊客對香港旅遊業衝擊,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潮,「意味著在一國兩制之下,一國那主要一制的畸形發展,不斷對香港市民平靜的、安居樂業的生活蠶食,並攻陷我們的生活」。這是李怡將導遊與內地遊客打架事件說成是「內地惡質化社會對香港文明的踐踏」之後,又一次在兩地民眾間製造矛盾、挑動仇視。

2003年中央開放內地居民個人遊以來,為香港旅遊業和各行各業帶來了商機,刺激香港經濟強勁復甦,成為香港經濟持續暢旺的重要動力,受到香港社會的普遍歡迎。至於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成因複雜,有利有弊,但絕不是甚麼「內地惡質社會對香港的又一踐踏」。李怡對內地社會和內地遊客、孕婦的攻擊和誣衊,與民進黨的「台獨媒體」如出一轍。其目的,就是要挑動兩地社會的矛盾和仇視,破壞兩地民眾的相互理解與信任,用心極為險惡。

李怡自絕於國家民族

事實上,李怡經常詛咒抹黑內地同胞,挑動兩地矛盾、挑動兩地民眾仇視。

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時,李怡在《蘋果日報》拋出一篇極其冷血與惡毒的社評文章,用「天譴」來詛咒大地震的罹難同胞,攻擊中華民族「多行不義必自斃」,還說甚麼地震、雪災、通脹、股票下跌、火車出軌、奧運聖火在外國受襲等等,都是「天譴」中國。李怡泯滅人性的謬論,引起社會的強烈義憤和譴責。各界人士抨擊他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韙,褻瀆數萬遇難亡靈,對廣大災民悲慘處境幸災樂禍,詛咒他自己的國家民族,並指斥如此民族敗類,真正應遭報應。當全球炎黃子孫同為四川大地震感到無限悲痛之時,李怡竟然發表「天譴論」,令人髮指,顯然是自絕於祖國,自絕於民族。

2008年8月4日,新疆喀什發生恐怖襲擊,造成16名武警死亡,16名武警受傷。對這樣一宗罕見的恐怖襲擊,神人共憤,舉國憤怒,全球震驚,多國譴責。但到了李怡筆下,竟然被歪曲成中國「執政者不守中道,反對者也用極端手段而不守中道」。李怡本末倒置,公然為恐怖襲擊張目。

去年9月7日發生的釣魚島撞船事件,明明是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非法侵入中國領海,劫持中國漁船,綁架中國船長並企圖以國內法起訴之,妄圖將對釣魚島侵佔法理化、永久化。面對這一基本事實,李怡在《蘋果日報》發表的社評,竟然不譴責日方「挑戰中國的主權」,反而指斥中國船長「挑戰日本的主權」,還嘲笑「中國在釣島事件贏得阿Q式精神勝利」,其漢姦嘴臉可謂醜惡之極。李怡在去年12月29日的社評中,進一步發揮漢姦論調,誣衊「中國的經濟發展,軍力膨脹,而人民處於無權地位,不能不使周邊國家對這個沒有民意約束的強權的冒起產生疑懼,釣魚台風波是象徵。」在李怡筆下,釣魚島風波不是日本企圖侵佔中國領土而起,反而是中國經濟發展使日本對中國產生「疑懼」而起,這種漢姦言論,完全顛倒黑白。

李怡反中反到失去人性

去年4月,中央以人為本,第一時間動用大量人力物力搶救山西王家嶺礦難,令115名礦工被困在礦井下8天8夜終獲救生還,是中央的正確決策,創造了這場世界救援史上的奇蹟。獲救的工人異口同聲說「謝謝中央」,這是發自心底的感情流露。李怡卻誣衊說:「這是壓迫出來的感謝聲音。在聲聲感謝中,老百姓每一個人的個人價值都被擠壓了,而且也在感謝聲中自輕自賤起來,不知道自己的生存權利。」李怡的政治立場眾所周知,但他卻反中反瘋了腦,反中反到失去人性。 

北京奧運和上海世博,是中國舉辦的兩大盛事。國際奧會主席羅格認為,北京奧運會是一個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事件,它不僅能為中國留下寶貴的財富,而且能讓全世界看到中國的巨大潛力。上海世博會向世界展示一個擁有五千多年文明歷史、正在改革開放中快速發展變化的中國,搭起中國學習借鑒國外先進經驗、同世界交流合作的橋樑。但在李怡筆下,北京奧運和上海世博是「扭曲人與自然關係的『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面子工程」。

中東和北非發生「茉莉花革命」後,李怡希望中國也出現那樣的局面,借機煽風點火、蠱惑人心,幻想「今日中東波,明日中港波」。李怡借「中東波」攻擊所謂「中國專權政治」,影射中國不能「維持政權穩定以及經濟增長」,意圖在反對派陣營中借「中東波」吹響「顏色革命」號角,以便整合反對派陣營,以推翻共產黨領導和改變內地社會主義制度的叫囂為選舉造勢。這完全是昧於時事,引喻失義,悖逆歷史潮流,挑戰《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損害港人根本福祉,不得人心。

李怡墮落軌跡說明什麼

李怡身為中國人,並且是從內地來港定居。他年少時在愛國學校讀書,嚮往社會主義。1970年創辦《七十年代》雜誌,並在1984年更名為《九十年代》,李怡一直為雜誌總編輯,直至1998年雜誌停刊。早年,李怡良知尚未泯滅,但之後在壹傳媒報刊內發表時評專欄文章,並徹底投靠黎智英,為了得到其主子的嗟來之食,不惜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以抹黑詛咒內地同胞和內地社會為能事,淪為不折不扣的民族敗類。李怡墮落的軌跡,說明任何人只要拋棄良知和背棄自己的民族,就沒有一點中國人的味道了。事實上,李怡喪心病狂、辱國辱民的言論一出籠,就受到千夫所指,人人共討之,人人共誅之。

李怡近年來挑動仇視內地的謬論

2008年5月13日 李怡用「天譴」來詛咒四川大地震的罹難同胞,攻擊中華民族「多行不義必自斃」,還說地震、雪災、通脹、股票下跌、火車出軌、奧運聖火在外國受襲等等,都是「天譴」中國。

2010年4月7日 李怡誣衊王家嶺礦難獲救工人說謝謝中央「是壓迫出來的感謝聲音。」

2010年4月28日 李怡誣衊上海世博也同北京奧運一樣,是「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面子工程。

2010年7月21日 李怡聲稱阿珍非害群之馬,是大陸這個「害馬之群」沾污了香港的旅遊業。

2010年9月29日 李怡誣衊撞船事件真相已十之八九可以肯定是中國漁船撞向日本船了,詹船長是有意以此來挑戰日本的主權,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

2010年10月30日 李怡誣衊「全國人都失去了對公平正義的信心,不再有對真理甚至真實的信念」。

2010年12月11日 李怡謾罵「中國的內政外交已發展到荒謬卑鄙近乎瘋狂的地步了」。

2010年12月29日 李怡誣衊「中國的經濟發展,不能不使周邊國家對這個沒有民意約束的強權的冒起產生疑懼,釣魚台風波是象徵。」

2011年2月9日 李怡誣衊內地遊客是「鑽空子、貪便宜的刁民」。

2011年2月16日 李怡再次誣衊內地民眾是「刁民」。

2011年2月23日 李怡煽動說,「中東波」撼動中國的維穩支柱。  

2011年4月6日 李怡將內地孕婦來港產子說成是「內地惡質社會對香港的又一踐踏」。

黎子珍
2011-04-09

Reference: 來論:李怡沒有一點中國人的味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