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 他的特別行政區

哲學家,有時比占卜師還要準。黃子華先生的棟篤笑中,他曾經說過他的朋友阿明的故事:

「對阿明來講,香港其實就是李嘉誠,是李家的城,The City Of the Lee’s Family。他的口頭禪就是還差一個字,差一個什麼字呢?香港特別行政區,HKSAR,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但是大家想像下,這個HKSAR,如果H,可以變成L,會變成什麼?LKS!Lee Ka Shing Administrative Region!」
 

胡錦濤主席直接接見李嘉誠先生,肯定了他對深圳發展的貢獻,並希望李嘉誠繼續為港深合作發揮影響力。
 

香港現在是什麼人在管?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原來是廢話。
 

回歸這些年,香港人看著公義一點一滴的流走,為什麼他們會沒有反應?問題的癥結,是香港現在有幾多身在「權力位置」的人,是只得特區護照,沒有退路的呢?
 

在動盪的1980年代,他們面對可以改變時局的時代轉捩點的時候,他們沒有捋起衫袖爭取。他們賣樓,離開,明哲保身。現在,80後90後,他們沒有退路,需要垂死反抗了,才知道原來一切的制度,一切的權力位置,都在一些「有外國護照的華人」手中。
 
 

我們這一代

很多人終於發現很多問題。大學生發現他們沒有有錢爸爸,就只可以成為有錢人的房奴。沒有背景的人成功,全都是以厚黑學和沒底線主義而成功的。總之,我們這一代,要成功,就要快,要不擇手段。只要不犯法,整容也好,援交也好,總之沒有被捉到,所有事情都要做。
 

面對現狀,有人不滿了,大家都只是說「為什麼而家香港搞成咁」。當有事的時候,這些人去了哪兒?
 

例如,網民對香港電台很不滿。有人改圖,訕笑香港電台變成河蟹電台。請問一句,有幾多人關心香港電台的發展?香港電台談公司化的時候,改圖的巴打除了改圖之外,他們做了什麼?感慨香港電台的新聞自由一點一滴流走的人,有幾多個關心過香港電台的前途問題?
 

很簡單,因為香港人很滑頭,有事的時候不想上身。他們需要很安全地指點江山,笑傲江湖。在香港,我們需要的是「正義代言人」,由以前的包青天、林彬、鄭大班、黃毓民,都是民意民憤民怨的代言人。我們很樂於去等人家為我們伸張正義,我們很樂於活於一個舒服的位置,看著不公義的事情發生,之後一個又一個代言人離開他們的位置,一群人惋惜,新的代言人又走出來。
 

不信?最近陳雲老師的專欄因為「改版」而完結。一群網民惋惜,在facebook罵兩聲地產商真不該,然後呢?結果呢?
 
 

在家中沙發買了花生

沒有,什麼都沒有。因為大家都只希望安全地,在家中沙發買了花生等待別人為我們伸張正義。
 

網上網下,大家都是情緒。大家只有情緒。情緒沒有變成革命的熱血和資本,網上打嘴炮的勇氣沒有令香港人更努力讀讀書,去理解事情的本相,去嘗試從制度中找出血路。大家只是繼續打嘴炮,或是沉迷逸樂,把「香港人其實好簡單,只係想安居樂業」這個卑賤的願望變成他們的唯一夢想。
 

這樣下去,香港自然而然的會變成中國沿岸一個普通城市,財閥社會攻佔社會各個層面。
 

沒有出路嗎?也許是的。只因為,我們沒有關心過自己,要怎麼活。
 

健吾
明報
2010-09-13

Reference: 健吾﹕他的特別行政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