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君毅 – 《告新亞書院第六屆畢業同學書》

(一)
  本屆畢業同學,都是在我們學校未與雅禮協會合作以前到學校的。再下一屆的畢業同學,便不是了。我們學校之與雅禮協會合作,當然是本校校史上之一最重要的階段。沒有雅禮協會的合作,使我們學校,能有新的校舍,得增加許多好的先生與同學,我們的學校不會有今天的進步,亦不會使社會上都逐漸知道我們的學校。對於雅禮協會的合作,我們當然是應該感謝的。但是我卻總是不能忘懷在與雅禮協會合作以前的我們之學校之一段歷史,而對那時到學校的同學,另有一種感情。而到你們這一屆的同學畢業後,則原來的同學都完全離校了。這使我覺得有些話,不能不藉此機會說一說。

  我之所以懷念我們學校在未與雅禮協會合作以前的一段歷史,不是說那時的新亞之精神比現在好,亦不是說那時的先生與同學們更能堅苦奮鬥,更像一家庭等。我所想的,只是那時我們之學校甚麼憑藉都莫有。如校歌中所謂「手空空,無一物 。我個人那時的心境,亦總常想到我們在香港辦學,是莫有根的。我們只是流浪在此。我們常講的中國文化精神,人生理想,教育理想,亦只如是虛懸在口中紙上,而隨風飄蕩的。但是正因為我常有此流浪的無根之感,所以我個人之心境,在當時反是更能向上的。正因我常覺一切精神理想的虛懸在口中紙上,而隨風飄蕩,所以更想在內心去執定它。我由我自己的體驗,使我常想到許多流亡的同學,你們在香港更是一切都無憑藉,應更有一向上的精神理想,亦當更能執定它。我不知道畢竟你們這些流亡的同學,是否真能從流亡中真體驗到一些甚麼。但是以後我們之學校,卻斷然是流亡的同學一天一天更少或根本莫有了。而我們之學校,有了校舍,逐漸為世所知,在香港社會立住腳 。我們之流浪無根之感,亦自然一天一天的會減少了。這畢竟是我們學校師生之幸呢或不幸呢?

  但是我又不能說我們學校不當有校舍,不當逐漸為世所知,不當求在香港社會立住腳跟。一切存在的東西都要維持他自己的存在,並發展他自己的存在。如自己力量不足時,即希望其他存在的東西來幫助維持他自己的存在。學校之望有校舍,亦如個人之望有家宅。學校之望逐漸為人所知,在所在社會立住腳跟,亦如個人之在世之希望有所表現於社會而為人所知,而成就其事業。流浪飄蕩的生活,總要求有一安定休息之處。人只在內心有一向上的精神理想還不夠,人必需在現實世間有一開步走的立腳點並逐步實現其理想,此立腳點不能永是流浪飄蕩的。

  由此我們可以了解一切個人的人生與人生之共同的事業,同有一內在的根本矛盾或危機。人必須在現實上之憑藉愈少而感飄蕩無根時,然後精神上之理想才愈能向上提起。但提起的理想又還須落在現實上生根 。然而我們只注目在理想之在現實上生根時,理想之自身即可暫不向上生發,而現實的泥土,亦即同時可窒息理想之種子的生機。這是一切個人的人生與人生之共同的事業,同有一內在的根本矛盾與危機。這點意思,我希望大家能有一真切的會悟,然後再看我們有無解決此矛盾與危機之道路。關於此一點,我想關連到各位同學畢業後之切身的出路問題,從淺處一說,然後再回頭來說我們的學校。
 

(二)
  我們學校之畢業同學,以前幾屆都很少 。從此屆起,則畢業同學越來越多了 。究竟畢業以後,同學到那裡去呢?這些問題,不僅同學們自己關心,學校的師長們 ,亦一樣關心 。以學校的師長之本心來說,真正的師長之望其畢業同學之各得其所,前程遠大,實際上與父兄之望其子弟之各得其所,前程遠大,並無分別 。但是在畢業同學少時,學校之師長或能看見其畢業同學,都一一分別就業。而在學校大了,畢業同學多了以後,則一批一批的同學之畢業,從學校方面看來,即如同送一批一批的子弟,到前途茫茫的世界,亦不知他們將歸宿何所。而畢業同學一離校以後,命運各人不同,或升或沉,或順或逆,五年十年之後,或相視如路人矣。從此處想,實有無盡之悲哀。但人生無不散之筵席,任何好的師長,至多只能盡他的教導之責。但是對於盡責後之結果,則全不知下文如何。而此悲哀,亦成古今中外從事教育者無法自拔的命運。而此時我所能說的話,最重要一點,即是諸同學離校後要了解一個真理:即人生所遭遇的命運,其價值要由自己去賦與。同學畢業之後所遭遇之命運或處境,可以千萬不同。但大別言之,總是非順即逆,不是比較得意,便是比較失意,不一定學問好德性好的就會遇順境而比較得意。人之處境之順逆,有一半是偶然的。但同時我亦要鄭重說明,實際上一切順逆之境,都同樣可是對我們好﹔亦同樣可是對我們壞的。此好壞之價值,全由我們自己作主宰去賦與。我們通常說逆境是壞,但所謂逆境者非他,即人在現實上少一些憑藉與依傍而已。但是我們可以說人之精神理想之提起,正是由於人在現實上之莫有甚麼憑藉與依傍而來。所謂順境者非他,即人所想望者,或理想中者之比較能在現實上生根或實現而已。但是上文所述之現實之泥土,即可窒息理想之種子的生機。在此處我們須要認定, 在大多數的情形之下,世俗上的幸運,都是使人精神理想向外下墜的,而世俗上的不幸,都是鞭策人之精神理想向內上升的。這個道理,古今之聖哲有無數的,足資證明。但是現代人大都忘了。我想即以此話勉勵畢業後處比較逆境的同學。

  我這個的意思,當然不是要同學們不去求職業,不去求比較順適的環境,進而謀求學問事業之成就。但是我再要說明,如果同學們將來能得一比較順適的環境的話,同時千萬不要忘了一切順適的環境,都同時是宴安酖毒。以所謂「順適」﹑「宴安」,是最廣義的說,同時是比較的說。譬如說畢業同學有的希望留在學校,有的想留學,而亦竟然留在學校了,留學了,在此處同學們如果覺到好像有一依傍有一憑藉,這亦是一細微的宴安,亦是一酖毒。依同理,如果我們覺到學校有了校舍 ,有了外面的援助,社會的稱讚,此學校如可以有所依傍憑藉而永遠存在,此中亦有一細微的宴安。此念亦是酖毒。我常想人生有一件事,是要永遠要自己去勉勵自己的。即人在獲得了甚麼時,要覺自己並無所得。人在覺自己是甚麼時,要覺自己並無所是。所以畢業同學們如果能留校留學,仍要想自己如仍在調景嶺時一般,並不覺留校是學校可依傍,並不覺留學可增加我之立身處世的憑藉。我們學校儘管有了校舍與外面之援助﹑社會的稱讚,但我們亦須常想到社會的稱讚隨時可改為毀謗 ,外面之援助隨時可斷絕,火亦可把我們校舍燒掉。一切人所得所有的東西,原都是可失可無的。一切人今天是如此,明天都可不是的。這些話不是只當作抽象的道理來理解,亦不是只當作一可能的想到來理解,這要真正設身處地來理解。人真正要作到要忘掉他自己之所得與所有,當然不容易完全作到。我自己亦不能作到。譬如許多同學要問我此次由日本到美國有甚麼感想?我的感想之一便是我未能忘掉我之所是。如我是一哲學教授。在接觸人的時間,實際上別人亦如此看我,更使我不易忘掉我之所是。但是我一人在旅館中或街上走時,因人地生疏,我都常想到我此時在他人前,不過一中國人。在此我亦即忘掉我所是之哲學教授,成了一純粹之中國人。而他人亦許不能分辨我是中國人或日本人,則我成了一純粹的人。此處我即有一解脫感。但是此解脫感,實並不需要由他人之如何看我反照過來﹔我知道我本來可以不是哲學教授,而只是一純粹的人。但是這種只是一純粹的人,此外甚麼都不是,甚麼都覺無所有之解脫感,我亦不能常有。但而我雖不能常有,我卻深信一個人要真成一個人,必須從忘掉自己之所是所有,而空無依傍上下工夫。而此亦是一切真正的智慧真正的理解﹑與真正的感情所自生之根源。這個道理似乎陳義太高 ,亦許諸位同學還不能適切的了解,但是我不能不以此期勉同學們。
 

(三)
  由此再說到我們學校與雅禮協會等之援助的關係。據我所知,此間雅禮協會開會的結果,是要想募款,預備學校第二期校舍的建築。這我們自然應當感謝他們的盛意。而大家同學聽了,亦必然很高興。但是我要說,大家如只是高興,此中就又有一依傍憑藉他人的心理,這個心理並不是偉大的。而社會上的中國人因新亞有國際朋友的幫助而另眼相看,這個心理亦並不是偉大的。當然新亞書院需要人幫助。只要出自純粹教育的動機而來的幫助,無論是中國的外國的,新亞書院都是希望的。但是我們之此希望之背後,卻不能莫有一種複雜的感情。即我們須要想,何以我們不能憑自力來辦此一學校?何以香港的中國人不能以經濟力量支持此學校?這原因一直追上去,我們是不能莫有愧恥之感的﹔亦不能莫有哀痛之感的。而社會上的中國人必須待一學校在有國際朋友的幫助,才另眼相看,此亦猶如一些中國學生必須留學,一些中國學者必須經外國人品題敦請,然後才為國人所重。同樣是一種可悲可嘆的心理。這些心理,原因複雜,我不忍心說這全是中國人自卑自賤。然而至少其中有可悲可歎處。此處我們要真切的想,為甚麼一個國家不能自己樹立自己的學術文化標準與教育標準?又新亞書院與雅禮的合作,在雅禮方面的經費,本來是為辦教會學校用的,現在用來支持一非教會的學校。在雅禮方面,對其原初的理解是有所犧牲。然而此犧牲中卻更表現一真正無條件的幫助人之耶穌精神。現在我們自問,用甚麼東西去還報雅禮協會方面的同仁們所費的心血精力和金錢呢?當然,新亞書院亦使雅禮協會同仁們獲得一幫助中國人的機會。但是我們不能只以此來自慰,我們還須另有還報。我在此曾經這樣想,我想終有一天,中國亦會富強,這時亦會有新亞書院的畢業同學,用他們的心血精力與金錢,在美國幫助美國的基督教徒辦基督教的學校。但是我這樣想了,我們能對外國朋友說麼?我能有資格說麼?為其實使我有資格說?此中仍有可悲可嘆處。而我今對你們說,你們最初亦或將不免一笑。但是如果你們笑了,你們就有罪了。實際上照我的想法,如果我們不能發一願心,使中國成為頂天立地的國家,不僅能自立,而且能幫助世界,我們就不當接受國際朋友的幫助。新亞書院還是搬回桂林街的好。但是諸位同樣們能發此願心嗎?

  我離香港數月,已經歷半個地球。但是,從見聞方面說,實在莫有甚麼多少增加。耳目所能及的,由書籍同樣能及。如果說此數月來真的得益,主要還是在自己的感情方面。我總覺到人類的人性是同一的,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如日本人歐美人,都有許多可敬可愛之處,值得我衷心佩服。在此處是莫有國家民族的界限的, 但是在未達天下一家以前,一個人只有求真實地生活存在於其自己的國家民族與歷史文化之過去現在與未來之中,才真能安身立命。我儘可以佩服其他國的人,但是我卻從未有任何羡慕之情。我儘可承認他國的學術文化的價值,但我從未想任何國的文化可以照樣的移運到中國,亦從未想中國的學術的前途可以依傍他人。我隨處所印證的,都是一個真理。即我們要創造我們自己的學術前途與文化前途,我們無現成可享,亦不要想分享他人的現成。人在天地間所貴在自立,個人如此,國家民族亦然。能自立的人,亦需要人幫助,亦可以向人借貸。在物質上精神上我們同可借貸於人。但是我們必須在借貸時即決心要還。新亞書院受國際朋友的幫助是借貸 ﹔中國人之學習外國的學術文化亦是借貸。在此如果我們不能使中國富強,不能在中國學術文化之前途上有新的創造,以貢獻於世界,而亦有所幫助於人,則我們將永負一債務。我並時常想到,人生在根本上亦就不外是在求還人對其精神理想所負之債。人之精神理解愈高,則責任感愈重,而債務感亦愈深。人對照其精神理想來看自己之現實存在,不僅自己一切所有所是,都算不得甚麼,同於無所有無所是而且此自己之現實存在中,歸根到底,只有負面的債務,如永遠還不完。我想人亦或須常如此想,然後人才能真正的自強不息,然後任何現實的泥土,都不能窒息其精神理想的種子之生機。這些話的陳義,似乎又更高了。但是我請諸位同學試想我們在雖有校舍而無土地的香港居住,面對五千年文化存亡絕續之交,我們的生命中除了對於是中國古代之聖賢﹔我們之祖宗,千千萬萬的同胞及世界的朋友們之期望, 未能相副之感與渾身是債之感以外,又還有甚麼? 此意望與諸同學共勉之。
 

  你們諸位同學就要畢業了,但是我不特莫有甚麼話祝賀你們,亦莫有甚麼話安慰你們,我反而要說這許多話,來增加你們之沉重之感。但這亦是以後我再少有機會向你們說話的原故。
 

唐君毅
新亞書院校刊第八期人生雜誌一六二期。四十六年六月廿八日

Reference: 唐君毅《告新亞書院第六屆畢業同學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