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 – 富士康的心安草

電子加工廠富士康發生12宗懷疑跳樓的自殺事件,有說有勢力組織要求國內不要再報道自殺事件,所有題材不得再評論。2010年6月2日香港報章報道,富士康又有28歲工程師疑過勞死。《人民日報》人民論壇同日發表「心安是福」為題的評論文章。內文大意如下:

國王看到後花園內的花花草草都因為不及別人而枯萎,只剩一棵心安草仍然健在,國王問:「別的植物都枯萎了,為什麼你卻生長得這般勇敢樂觀,毫不沮喪呢?」心安草回答:「那是因為我不自卑,一點都不灰心失望,也沒有什麼非分之想,我只想好好做棵心安草。」

不知道這心安草,可不可以做出泥馬來。

 

的確,中國也好,香港也好,日本也好,到處都是凋零的人,枯萎的心。

富士康的自殺問題,在坊間的討論,我不敢說錯,但只是一部分。有機會跟國內的傳媒朋友討論,有一個女兒跟我一樣大的大姐在午宴中振振有詞,慷慨激昂的說:「吃不了苦嘛!現在的都是90後。我們以前打拼的日子,再苦也試過,現在的人,都吃不了苦了。」

我默默的在吃我面前的炒飯,沒有說話。回到香港,上茶樓聽到一個中年男跟他的孩子談得起勁:「以前的香港人也不過是做工廠,工作辛苦呀。現在電子廠,有冷氣,有宿舍,有飯吃,仲有泳池,仲有泳池,還有什麼好怨?」

第二天,梁文道先生就提出問題的核心了,農村民工在到城市打拼,面對的是一個又一個不利他們的政策和沒有未來的無間地獄:

你現在回到農村生活還能算是一個好生活嗎?替孩子付出和城裏人差不多的教育開支,帶父母到城裏看和城裏人一樣昂貴的病;還有哪一位工人會希望回村安家過日子?住在城裏吧,你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憑積蓄住得起一間自己的房子(更不用說戶口變遷的困難)。反正怎麼存都存不出體面的未來,我拿月薪去買一部新款山寨手機滿足一下短期慾望都不對嗎?回去是不行了,留下來也看不到往上流動的道路,眼前的勞動就真的只能是勞動了,猶如每日推石上山。

「假如一代真的不如一代,那實在不是下一代的意志力的問題,你應該問他們要意志力來幹什麼。」林奕華先生看了,在Facebook留言說:「讓我很 puzzled,為何會問這樣的問題。一如問要手要腳要心要腦來幹什麼一樣。所以,這個不是問題,是修辭。修辭背後,是政治。」
 

你要關心政治 抑或忘記政治?

中了,血花四濺。

在電台節目討論這個問題時,我們都知道底線和答案是什麼。我們都知道,「富士康」是政治問題,是民工的政策配合問題,農村發展時出現的流弊,以至農村城市化的時候的出槌。香港的聽眾,會明白嗎?我們都不明言,會認為我們犬儒嗎?網民留言說,支持郭台銘的言論,全都是「掠奪合理化」。那要深度討論,就得要問:「富士康的工人在富士康打工,一個願出力,一個願出錢。用金錢換勞力,不人道?那算是掠奪嗎?」香港的公司,公共機構,大學到政府,都只用合約和外判員工,那年輕的沒有出路,沒有希望,那些又不算是「掠奪」嗎?資本主義的本質,用簡單的說話解釋,就是要把別人的剩餘價值掃到自己的口袋。
 

把富士康下的生靈鬼魂簡化成90後問題、世代吃苦問題、帝國主義剝削、掠奪合理化、工人權益不受尊重等等,雖是事實,但也不過是擦邊球。核心問題,也許是希望,也許是資本主義,也許是意志力,也許是人生規劃的自由。但到最後,都是政治。對政治不關心,也許可以活得很無痛,無恥或無奈。關心政治,卻又會被人家說膠、硬膠或超茅。心安草不是藥物,不可以吃過就心安。要活得心安理得,你要關心政治,抑或忘記政治?這是你的選擇,請慶幸,我們仍可以選擇。 

健吾
明報
2010-06-07

Reference: 梁文道 – 這也叫一代不如一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