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香港

陶傑 – 禍根

一切悲劇的源頭,是兩千二百年前秦始皇「統一天下」開始。

什麼叫劣幣驅逐良幣?戰國七雄,除了秦國,其他六國,都比秦國文明進步。齊國是孔子的故鄉,重文學、倫理、道德,保留了周禮的華夏正統,而且工商業發達,像今日的英國。

楚國是老莊哲學的發源地,還有屈原的楚辭。楚國浪漫而精緻,像今日歐洲的法國。

至於趙國,商業也很旺盛,都城邯鄲是當時的商業中心,山西歷代的「晉商」,就是趙國傳下來的基因殘餘。趙武靈王推行「胡服騎射」,紀律訓練,也有幾分德國卑斯麥的風格。

燕、韓、魏,算是小國,卻都講點道理,不算殘忍。只有秦國,絕不崇尚仁義禮樂,而是對國民生計有直接利害的墾荒、開塞、農戰、攻伐。秦國不理會道德和人倫,只講生存功利。所謂「發展是硬道理」、「落後就要捱打」,發展房地產,大片拆古蹟污染田園,秦國是中國GDP迷信加軍國主義思想的源頭。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禍根

陶傑 – 有香港人,沒有聖母

香港聖母幼稚園的功課,作句「我是中國人」,一個幼稚園學生不依題,寫了一句:「我是香港人」,遭到教師用紅筆批改:「沒有香港人的!」引起軒然大波。

聖母幼稚園跟隨梁特的愛國思想,以國家為本,改造下一代,當然也不能算錯。付錢讓子女進這家幼稚園接受「我是中國人」的幼稚教育的家長消費者,只要沒有投訴,其他網民,也不必為他們的幼兒擔心。

只是聖母幼稚園教師一鎚定音的這句「沒有香港人的!」,不但與基本事實不符,而且還會令純真的幼兒智商混亂。

這個世界有中國人,也有上海人、潮州人、北京人、四川人,也有久住香港幾十年而變成了香港人的上海人,也有移民了加拿大、領取了加拿大國籍再回流的加籍香港人,也有祖籍印度巴基斯坦的南亞裔香港人,地球一體化,這個人那個人,可以身份重叠,本來沒有問題。

香港有七百萬人。像上海一樣,香港在地圖上,是一個大城市。除非像伊朗的小鬍子總統阿瑪甸尼賈說過:要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猶太人,否則,永遠有香港人。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有香港人,沒有聖母

陶傑 – 屠殺爭議

巴黎「查理周報」恐怖份子屠殺,開始湧現「不同觀點」:西方一些知識份子開始「反省」,當創作自由傷害了一些宗教信仰的尊嚴底線,引起「受害」一方的血腥反撲,那麼被殺的這幾個法國漫畫創作人,自己有沒有一點責任?

中國網民和香港親中工會功能組別一名議員也說:法國漫畫家的尖刻諷刺,代表西方「文化霸權」的傲慢,刺激了伊斯蘭恐怖組織,死於槍下,唯其自招,倒是與人無尤。

這一派的觀點很有趣。西方文明社會,總有一些知識份子永遠懷有生為白人的罪疚感。他們認為:即使有一天法國的伊斯蘭恐怖份子在巴黎引爆一口小型核彈,罪疚的一方,也是法國,因為沒有法國當初在北非的殖民主義,也就沒有法屬殖民地獨立後湧進法國並生殖成的六百萬伊斯蘭少數族裔移民人口,新移民即使開始釀成腫瘤,責任的根源在法國。

對於此等西方左膠,你沒有辦法醫治他們這種罪疚感的,直到有一天,一個北非阿拉伯人做了法國皇帝,建立一個法蘭西穆罕默德阿里王朝,改行奴隸制,將法國的白人定為奴隸賤民階級,往他們身上抽鞭子,抽足五百年之後,他們才會痛哭流涕地歡呼解除殖民主義的原罪感。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屠殺爭議

陶傑 – 多啦歡夢

多啦A夢的配音天王猝逝,香港人十分痛惜。

逝世的是一位配音員,是貨品的分銷人,不是原創者,香港人哀痛的是一個黃金時代。如英治時代的即時傳譯專家鄭仰平逝世了,香港也有知識份子痛惜,因為鄭先生當過戴卓爾夫人的翻譯。

喜愛多啦A夢,日本的想像力。一隻機械貓卻天生怕老鼠,多啦A夢的故事裏有「時光機」,坐上去可以挑選探訪任何時代;也有一道「隨意門」,打開可以任意去世上想去的地方。

多啦A夢的狂想,是畫給小學生看的。小孩讀書,功課繁重,神遊太虛,多啦A夢裏有一種麵包,默書的內容全塗在麵包上,吃進肚子,通通全記住。多啦A夢的大雄要做歷史人物豐臣秀吉的功課,用時光機將五百年前的豐臣秀吉接回來,親自盤問。

多啦A夢的奇想,迎合小學生想偷懶的心理。同時又增進天文地理的知識,但是又有「人算不如天算」的戲劇發展:默書的魔法麵包吃得太多而肚瀉,反而一樣也記不住。豐臣秀吉回到現代,看見電視機、汽車、大廈,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結果大雄交了白卷。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多啦歡夢

陶傑 – 終究無欠

外交部檔案解密,顯示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當年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批示如果中國違約,英國會以「最強烈的態度提出交涉抗議」。

交涉和抗議,在強權的世界,只是徒勞。北韓多次襲擊南韓,爆炸客機、暗殺官員,還綁架日本人,美國譴責過,日韓也抗議交涉過,北韓的國家行為並無改變。

條約協議,信用為先,但信用、榮譽,是西方文明的價值觀,極權殊不適用。中國主辦北京奥運之前,也答應過開放新聞資訊。蘇聯和納粹德國,蘇聯和日本,也簽過「互不侵犯協定」,也都翻臉撕毀了協定。

戴卓爾夫人是世界大戰的過來人,曾經納粹興亡,自然也很了解共產黨,她不是不知道。唯英國管治香港一百五十年,以香港向中國示範了什麼叫做法治和理性的文明,英國對得起中國有餘。西方與遠東非親非故,英國殖民主義並無義務永遠做慣於自相殘殺的中國人的教師與示範單位。合法的土地租約期滿,不論中國想不想續約,英國都應該撤退。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終究無欠

陶傑 – 擊鼓傳機

ATV危機,香港特區關注。中國老闆斷了水,兩個月不發薪酬,國際台的白種人,雖然在中國人社會謀生,老闆三推四卸,終於肯發半個月薪酬,白人不太習慣當奴隸,都紛紛拍桌子走人。

但本地員工不想「對抗」,確實也對的:由中國人的邏輯看來,二○一七「普選」,不管真假,總之人人有得投票,故不妨「袋住先」。由「零薪水」到「半個月薪水」,是邁出了一大步,也應該「袋住先」,以後再尋求「理性溝通」,循序漸進,尋求對薪酬狀況,努力進行「優化」也不遲。

畢竟,甚麼勞工處法例呀、法定按時支薪呀,都是英國殖民地時代留下來的「文化」。中國國情,拖欠薪酬,也是兩千年「文化」,不然,當年毛主席也不會領導中國工農起來幹革命啦,為甚麼幹革命呀?因為據說萬惡的地主,殘酷剝削我們中國小農,剋扣工糧,不給他們飯吃呀。今日大陸,也時時有工廠老闆拖欠工資、工廠關門、跑路了事的,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人「上訪」了。國情是這樣,文化要包容,慢慢就會慣的。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擊鼓傳機

陶傑 – 等待中國CNN

ATV不發放薪金,瀕臨關門。一家愛國電視台,慘遭外國勢力,暫時接管,英國的德勤會計師事務所,高調進駐,文件人事、帳本管理,為免有中國人亂動手腳,通通由英國人監督。

找中國人買家,十分困難。愛國愛港的商人滿街跑,但國也愛了,港也愛了,白花花的鈔票往無底洞裏扔,凡商人都要對「愛國愛港」的定義,擺脫人大的解釋,要由自己根據量度荷包之後的感受,而進行微調了。

ATV如果關門,是中國和香港的損失。其中國老闆當初說:二十年後,會將ATV「打造」成中國的CNN。就像董伯、CY,要將香港照他們遠大的藍圖打造成功,也至少要兩任。打造成中國的CNN要時間,現在中台股東自己內哄,干擾了此一中國夢,實令人唏噓。

ATV的國際台,白人員工,對中國沒感情,設一個期限,錢不到,就團結起來罷工。

但是本港台的香港華人員工,個個怕「搞事」,覺得還是忍耐再忍耐,「留守」下去好,其任勞任怨的忠誠,真是感動香港。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等待中國CNN

陶傑 – 日本上水

聖誕新年,香港中產品味人士紛紛去日本渡假。最難逢安倍經濟學初步成功,日圓貶值,日本價廉物美,一切享受都超值。

雖然民意調查,八成日本民眾對中國人反感,但日本人比較喜歡香港人。只要去到,行為自重,首先禁喧嘩,不要見甚麼都亢奮,將聲浪降低再降低,你就是文明的世界公民。

日圓貶值,當然,中國人也會蜂擁去消費的。南京反日「國祭」,畫面裏的人一排排穿黑衣,表情若咬牙切齒,十分仇日,但是今年中國遊客去日本,暴增八成。

日圓一便宜,日本藥品、牛奶、杯麵,益力多,奶粉,棉花棒,日常生活一切說得出來的物件,都將成為中國消費客搶購目標。去日本瘋狂購物,把日本都用錢買光了,才是洗雪國恥呀。

日本應付一海之隔、比當年殺進南京城的酒井隆部隊更如狼似虎的中國購物大軍,可以參學香港的「上水經驗」──中國的大媽大叔團,來自山西四川,對日本的文化沒有興趣,只是來購物的。香港新界的上水,就方便許多中國客一天來回,拖皮箱掃了貨回去。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日本上水

陶傑 – 理性

梁特府的一個政制大陸事務局長忽然義憤填膺表態,宣稱「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只是在鴉片戰爭後由英國佔領。

這一點,誰都知道。局長的月薪三十萬,其職責如果是指陳「阿媽係女人」,而且不斷重複,那麼三十萬月薪的工作,用一個在上環拾紙皮的八十歲阿婆,只要驗明無老人痴呆症,該阿婆也可以出任梁班子的局長。

香港本來確實是中國領土,但一八四二年開始,即逐步由英國合法佔領而管治,直到一九九七年中。這段期間之內,香港和至少九龍界限街以南,皆不是中國領土。

以上字句,是不涉任何「民族感情」、基於歷史事實之客觀陳述。以事實為據之客觀陳述,就是今日特府官員時時講的「理性」了。而歷史學,就是一科理性的學術。

中國人講到這一樣,一定喧嘩叫嚷:不對,割讓香港,基於鴉片戰爭之後的「不平等條約」。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理性

陶傑 – 道義居英權

特府的政制局長說,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後,英國對香港已經「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不存在道義責任」。

但是,這位譚局長是前「港英」政務官過渡來的。英國對香港,今日確「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但他沒有說的一樣,是包括他自己在內的前「港英」政務官,都偷偷摸摸地收藏着英國人撤走前賜與的「居英權」。

居英權之設計,人人皆知,是預防有一日共產黨在香港掀起大清算,榮獲居英權的香港華人,包括英治時期的政務官在內,可以逃跑,帶家小安全回歸英國。

居英權即是英國對香港之道義責任。現在這位局長宣佈,英國在九七後對香港已經「不存在道義責任」了,那麼他可否率領全體擁有居英權證書的特府政務官,將英國人臨走時悄悄塞給你的那張紙頭拿出來,燒掉,然後公開宣誓:為斷掉英帝國主義的這點「道義責任」,終身不會向英國政府再申請領回(因為英國人很周到,他知道你有一天做了中國政府的人,會被迫昧着良心公開反英,所以英國容許你為了演戲,騙共產黨,可以公開放棄居英權一次,以後回復正常人性時,再偷偷領回)。

英國對香港沒有道義責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可以這樣說。前「港英」政務官今日這樣講,就有問題了。當然,或許是中國逼譚局長講的,要將前港英高官的居英權的問題暴露出來。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道義居英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