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日本

陶傑 – 影中俠聖

六月大熱天,最好是看日本片消暑。「永遠的0」和「東京小屋」,背景都是東亞太平洋戰爭。

「永遠的0」主角是神風特攻隊。這個問題,涉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成敗是非,會有一點爭議,尤其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看過了,覺得很好,而且大力推薦。

電影講一個前神風特攻隊戰士的外孫,找尋外公以前的身世。外公雖然是神風隊長,但是很奇怪,神風應該視死如歸,從倖存的戰士老來的記憶,他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當神風隊員個個認為為了愛國,應該捨棄生命,這位隊長卻宣揚:活下來更重要。

外公到底是懦夫還是英雄?年輕人到處尋訪,從不同的同袍老來憶述之中,拼湊真相,後來發現離奇的內幕。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影中俠聖

About these ads

陶傑 – 人類末日

二十一世紀像末世。聯合國一份秘密的氣候報告,經英國獨立報披露:人類接近末日。

因為地球氣候反常──先不論是暖化而北極融冰,還是酷寒而三月暴雪,總之反常──會導致每一個十年,全球農作物收成下跌百分之二。

勿小看這區區兩點,在非洲和南亞貧窮國家,先會營養不良的兒童增加五分之一。

暴冷、暖化、旱熱,地球患上感冒,火災、熱浪、水患,全球相應增加,饑民難民,數以億計,爭相向外逃亡。

從哪裏出逃、逃往何處?聯合國氣候報告特別點明:東亞(East Asia)、南亞(South Asia)、東南亞(South East Asia),將會是億萬蟻民出逃的大災區,簡稱「三A」。

注意這三A的委婉稱呼:東亞,除了中國,難道日本和南韓的人會逃亡?而南亞,指印巴和孟加拉──所謂「亞洲價值觀」的「GDP增長區」,今日經濟股市和跨國銀行一致看好的亞洲,現在,聯合國的專家告訴你:亞洲的明天,將會是災難。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人類末日

陶傑 – 日本人看文化

日本首相安倍出席俄國冬季奧運開幕禮,順道會見普京,普京牽着兩年前安倍贈送的一隻日本柴犬來迎客。安倍摸摸柴犬的頭,說:小狗好乖。普京說,偶爾也會咬人。

兩位領袖,話中有話,是高手過招,安倍向俄國送狗,是因為知道普京喜歡狗。日本柴犬忠誠,也有獨立的意志,跟北極犬,即所謂Huskies一樣,不太容易養。安倍將狗送給愛狗的國家領袖,狗不會送錯去北京或首爾,因為這兩個國家都吃狗肉。像清末英女皇送給李鴻章的一隻哈叭狗,英國人再探望時,李鴻章道謝,說「那隻狗味道很好」。

國際往來,對於他國的民族文化,要有很深的了解。島國日本在這方面的情報研究做足,尤其對於一海之隔的中國。

日本十九世紀末有一個學者高桑駒吉,曾著有「支那文化史」,講述中國唐宋兩代的文化差異。唐宋的文學,因兩代風氣不同,唐朝氣象渾厚,宋朝氣質偏狹,以詩歌來比較,高桑駒吉認為:唐人以詩歌抒達其「情」,宋詩以議論發揮其「智」。唐朝的詩人,以杜甫李白為首,都屬於在政治上不得意的人,覺得懷才不遇,唐詩偏向「啼饑號寒,長歌當哭」。但是宋詩不同,王安石、寇準、辛棄疾,甚至蘇東坡,都深得宋朝趙姓皇帝的重用,日子過得富裕,知識份子得志於廟堂,於是有雍容勝利的風度。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日本人看文化

陶傑 – 走遍天下

語文水準低落,因從前向小孩子灌輸此一口號:「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令中國小孩讀書像偏食一樣,只側重數理科,令數理天份不夠的空前遭到歧視。

今日大陸「三中全會」,有項「改革」「成就」,就是在全國取消高中的「文理分科」。此一空前「改革」受到華文傳媒忽畧。

高中的文理分科,在中四這年,將中國小孩分為兩等:優秀的讀數理化,低賤的讀文史哲,令中國人從中四開始,即刻學會等級歧視。每家中學,文科學生都有點自卑,理科生自視為天賦聰明:第一等的讀醫科、工程、電子,讀到MIT博士,於是將「教育」這科擠壓到底層,今日香港普遍認為讀教育這科,當中小學教師的都是「會考不行」的那一羣。

香港模仿英國有一個「平機會」,只限對付種族性別之類的「歧視」,中國人教育對文科的深切歧視,「平機會」從不懂得處理,所以模仿英美西方,設立的這類機構,只製造許多泡沫,並無觸及心理的深層。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走遍天下

陶傑 – 局長智鬥阿三

繼梁特「成功爭取」阿三「鄭重道歉」──道歉的是他不記得梁振英的名字之後,對於「賠償問題」,阿三再出高招:呼籲菲律賓華僑自行籌款,交付賠償。

三年前馬尼拉血案,我已經有點奇怪:不是講「血濃於水」的嗎?菲律賓有三百萬華僑,他們平時也過農曆新年、慶中秋,也「渴望祖國強大」。一九三七年,日本侵略中國,南洋華僑慷慨捐輸,按道理,菲律賓的福建華僑,應該出來遊行,抗議菲國上侵黃岩島、下屠香港中國同胞(假設八名死者,都沒有持加拿大或英國本土護照),為什麼沒半點動靜?

後來,不幸又發生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事件,中國民間爆發反日暴動,燒日本車、砸日本餐廳,我也奇怪,日本有十四萬中國僑民,都有一顆「中國心」,捍衛大是大非,為什麼日本卻沒有中國留學生和旅日華人的遊行?

一位大陸朋友,對此觀察甚微,笑說:「如果日本政府宣佈,向燒日本車的中國人發給居留日本簽證,叫那個暴徒即日收手,第二天去日本定居,包管所有的『愛國憤青』,都會就地解除武裝,等待日本領事館發出移民簽證,去了東京,也會乖乖的做一個守法市民,絕不會在新宿發動示威。」

我聽了,答:明白了。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局長智鬥阿三

陶傑 – 雞和雞蛋

電視台風暴,香港的電視壟斷問題,成為焦點。強勢的那家電視台,同時遭到聲討。

但是一家電視台沒有用機關槍監你看,如何能壟斷?沒有巿場的選票自動支持,電視台不可能壟斷。

有一家電視長期壟斷,是因為香港的家長,尤其是主婦。主婦手裏握緊遙控器,所以,這家大台的電視劇、廣告、遊戲節目,以香港屋邨主婦為對象。

這個族群,教育水準低下,收入偏低,缺乏品味的判斷力,許多還是大陸新移民。中國女人一旦成為主婦,上承家姑的威嚴,中有妯娌姑嫂的流言,下有養小孩的辛酸,不知不覺之間,在中國家庭倫理的魔咒裏一生虛耗。

不思進取的,嚴格來說,不是電視台──電視台的強勢、懶惰、僵化,自然是一種霸權,但這種權力,是千萬師奶觀眾用遙控器投票,一點一點地點擊投給電視台的。

如果這個族群有點修養和品味,最簡單的方式,是關機不要看。人人都不看,收視大跌,電視台的戲路走不下去,就會改變。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雞和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