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猩猩與人

網上熱傳的短片:美國一個野生動物愛好者,在烏干達野生動物園拍大猩猩,大猩猩發現了他,龐然走過來,對他摟抱親嘴,他心頭狂跳,不敢亂動,怕二百磅的大猩猩獸性發作,一拳就能打死人。

但有驚無險,大猩猩很有愛心,把他接吻一通就走人。人對猩猩有偏見,以為畜牲暴戾,其實,猩猩雖與人同源,人比猩猩可以更殘酷。

一九三四年,希特拉剛上台不久,納粹德國逮捕了德國猶太詩人穆山(Erich Mühsam)

穆山不但愛寫詩,還是劇作家,酷愛音樂,還在歌廳裏客串過歌手,在二十年代威瑪共和國時期已經國際知名。

那時歐洲崇尚馬克思主義無政府思想,穆山左傾,坐過幾個月牢,出獄後到瑞士參加了一個藝術家的公社,素食、唱國際歌、追求理想。

希特拉上台後,策劃了國會縱火案,指縱火是無政府主義者與共黨份子幹的,全國抓人。穆山又是猶太人,心知必死,本來想逃到捷克,但把火車票讓給了一個比他更驚慌的猶太朋友,又把妻子送去莫斯科暫避。

納粹警察來了,把穆山抓進集中營,一頓毒打,用鎗托把他的牙齒敲碎,拔光他的頭髮和鬍子,在血肉模糊的頭皮上用燒紅的鐵烙上納粹徽記,折斷他的兩隻拇指,令他終生不能執筆寫作。

最後,納粹獄警找來一隻小猩猩─是從一個猶太科學家的實驗室擄來的─把小猩猩塞進他的囚室。獄警以為小猩猩會獸性大發,向他攻擊。納粹不想殺死穆山,只想百般虐待,迫他自殺。但小猩猩對他很友善,在囚室裏,張臂與他擁抱,還親吻他的臉頰。

納粹大怒,把猩猩扯過來,在穆山的面前,對這頭動物施以酷刑:挖出猩猩的眼睛,鞭打牠,然後血淋淋的把小猩猩活生生肢解。最後,納粹把不屈的詩人勒死,屍體懸在木樑上,對外公佈:他死於自殺。

這是猩猩與人的動人故事。今天,那位美國攝影家很幸運,失憶的網絡一代,能在 Youtube點擊大猩猩抱着人擁吻的人情味小片斷,也太幸福了。

穆山的詩,在 Youtube上,有德文的朗誦,點擊只有幾百,他的名字漸為世人遺忘。他的妻子去了蘇聯,被史大林的共黨指為托派,送進勞改營,關押了二十年。

人的仇恨,經過煽動,可以令一個國家化為煉獄,一個民族淪為魔鬼。

看見網絡上那隻大猩猩,我想起八十年前在穆山的囚室裏的那隻抱着一個刑拷傷重的詩人親吻的小猩猩。

陶傑
2011-12-28

Reference: 猩猩與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